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保定这组城市五线谱,让我想起了曾经的那把木吉他

2019-09-11 点击:1987

  2019 骨灰玩家

  

  本期图片均由保定城市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推荐摄影师雪浪石拍摄

  今天这个标题,与内容并不十分吻合。这组图片来自保定城市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推荐摄影师雪浪石,大家也管他叫片儿哥,经常出大片儿的哥,简称片儿哥。

  这组黑白图片,背景是城市,主题是钢铁架子和民工,钢铁架子像五线谱,上面的民工像是一个个音符,摄影师像是指挥也像是观众,谱出来就是一首城市重金属。

  为什么会想到重金属呢?

  民工、钢架、正在成长的建筑、充满活力的城市,尤其是这黑白简约的风格,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受到强烈至极的爆发力。于是就想到这样一个名字。

  ——题记

  

  以下是正文:

  牛黄解读,牛老师,基本是一个音乐盲,不懂,更不懂得如何专业地去欣赏。只知道这个好听,那个不太好听。所以,在音乐这方面,从来不敢说一个牛字。

  最早的音乐启蒙,应该是老妈在锅台边上烧火做饭时哼唱的那些小调,比如:洪湖水呀,浪呀玛浪打浪呀。不知不觉间,就把那种悠扬的曲调放在自己内心最喜欢的位置。

  

  小学、中学、中专、大专、党校各种学习,音乐基本是不入计划的教学项目,全凭自己去悟。

  记得初中时,一次班级活动,在同学们撺掇之下,勇敢地唱了一段让世界充满爱,当时算是很火的流行歌曲吧。那首歌好像有三部曲,主要是喜欢那歌词,不知道当时瞎唱的是哪一部了。至于那歌曲的调调,实在是不好找。以至于有同学说,你去放牛,牛都得跑光喽。

  

  有一段时间,迷上了吉他,受同宿舍一位同学感染。

  他玩儿的倒是有些水准,我只是凑热闹,没想到竟然让他忽悠地专门跑到省歌舞剧院,找某位老师买了一把月光牌的古典吉他。当时有个店叫秦川,石庄家中山路新百那一带,一个小巷子里,那里的吉他主要是红棉牌的民谣吉他。在省歌舞淘来的那把月光,稍微还有点残,好像有个品格粘的不太好,在高音把位,基本上也用不到。因此打了折,琴箱内还没有贴标。按现在来说,有点像折扣店里的剪标服装,也有点像是图贱买老牛吧。

  那把吉他音质还是不错的,后来一点一点地也弹出一些曲子,比如、绿袖子、致爱丽斯等等。

  从那时候开始,自学了一些五线谱等有关乐理知识,不过那个升降调实在是难学。当时省歌舞有位老乡,姓吕,保定一亩泉那边的,是大表兄的同学,他当时在后勤工作,会吹小号,曾经专门给我编了一个记升降调的口诀,可惜的是我到现在也没记住。

  吉他、口诀、琴谱,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

  只是那把月光吉他还在。同学那把吉他也在。有一次我试探给同学说,你那吉他给我收藏了吧,没想到他比我还当回子事儿,一直当宝贝供着呢。哪天他不想供了,可以给我收藏。

  

  记得小时候曾经偷看老爸的抽屉,有一支竹笛,还有一页手抄的乐谱。老妈说,一次也没听老爸吹过。老爸说,年轻的时候吹那个可拿手了。

  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某次竟然悄悄地把那两件宝贝拿走,带到了庄里。

  课余时间狠狠地摆弄了一番,就是吹不成个调。有个词叫顾上吹笛顾不上捏眼儿,当时就是那个感觉。宝贝弄出来之后,就再没有弄回去,当时倒也没有破坏掉。

  笛子是两截,当中有铜箍,然后接在一起,就是苇膜不太好搞到,基本上是用塑料布代替。那页手抄谱子也保存了很长时间,后来不知道夹在哪本书里就找不着了。毕业回家收拾行囊的时候,好像还有那支笛子,杂七杂八地打包回家之后,就再没见到这件宝贝。

  这件事,一直没敢向老爸报告。其实我能感觉到,老头儿早就知道,只不过是不说罢了。那么心爱的宝贝,丢了那么多年,老头儿心疼就是不说。

  

  后来参加工作,有一段时间又迷上了卡带和随身听,也是受一位朋友蛊惑,那家伙姓邵,人确实是挺能哨的。当时一发烧,好几百块钱的随身听,眼都不眨就买了一个,还有一个德生收音机,两货加一起六百多块。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三百来块钱,现在想来简直是疯狂。

  也正是那一段时间,中国传统的一些名曲,世界有名的乐曲,差不多听了个遍。

  听来听去,有两个收获,一是对外国的曲子从听不懂到不排斥了,逐渐也有一些喜欢反复听的曲子,比如命运交响曲,每次听都把音量放到老大,震的耳朵嗡嗡。二是对中国传统的曲子更加着迷了,从梁祝,到二泉映月、到十面埋伏、金蛇狂舞、春江花月夜等等,好像每一首都可以单曲循环到随身听电尽而停。

  那时候经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惜的是,随身听和卡带现在都已经不见踪影了。那个收音机好像还在。

  

  随着年纪越来越不轻,逐渐对音乐背后的东西开始感兴趣。

  有时候查查音乐的创作背景,有时候了解一些各种各样不同风格和门类的乐器、乐曲。有一小段时间,竟然对摇滚、重金属摇滚感了兴趣。

  比如崔建的新长征路上、花房姑娘、一无所有、站台等等。不过,看电视上崔建有一次弄把大扫帚挥舞,还有次弄一大桶凉水从头浇到脚,这些玩儿法一直难以适应。

  重金属摇滚音乐,产生于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时候,达到了最顶峰。其音乐特点以沉重的低音、大量使用的吉他连复段和比较叛逆的歌词、极富能量的演奏及演唱等为特点。正好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思想、精神、文化等方面的剧烈变化。

  再后来,更喜欢听一些有禅味儿的音乐,不紧不慢,正好适合闲翻几页书,清啜几口茶,一个人慢慢度过一个下午,或是半个夜晚。说简单点,就是空着脑子发呆。

  那种空着脑子发呆的感觉,只有某一首能够直击内心深处的音乐响起,才会瞬间感到其中真意。不过,重金属肯定是没这效果,那玩意儿只能让你更加努力地去折腾、闹腾。

  这,就是一个音乐盲的音乐历程。

  作者:牛黄解读

  

  本期图片均由保定城市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推荐摄影师雪浪石拍摄

  今天这个标题,与内容并不十分吻合。这组图片来自保定城市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推荐摄影师雪浪石,大家也管他叫片儿哥,经常出大片儿的哥,简称片儿哥。

  这组黑白图片,背景是城市,主题是钢铁架子和民工,钢铁架子像五线谱,上面的民工像是一个个音符,摄影师像是指挥也像是观众,谱出来就是一首城市重金属。

  为什么会想到重金属呢?

  民工、钢架、正在成长的建筑、充满活力的城市,尤其是这黑白简约的风格,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受到强烈至极的爆发力。于是就想到这样一个名字。

  ——题记

  

  以下是正文:

  牛黄解读,牛老师,基本是一个音乐盲,不懂,更不懂得如何专业地去欣赏。只知道这个好听,那个不太好听。所以,在音乐这方面,从来不敢说一个牛字。

  最早的音乐启蒙,应该是老妈在锅台边上烧火做饭时哼唱的那些小调,比如:洪湖水呀,浪呀玛浪打浪呀。不知不觉间,就把那种悠扬的曲调放在自己内心最喜欢的位置。

  

  小学、中学、中专、大专、党校各种学习,音乐基本是不入计划的教学项目,全凭自己去悟。

  记得初中时,一次班级活动,在同学们撺掇之下,勇敢地唱了一段让世界充满爱,当时算是很火的流行歌曲吧。那首歌好像有三部曲,主要是喜欢那歌词,不知道当时瞎唱的是哪一部了。至于那歌曲的调调,实在是不好找。以至于有同学说,你去放牛,牛都得跑光喽。

  

  有一段时间,迷上了吉他,受同宿舍一位同学感染。

  他玩儿的倒是有些水准,我只是凑热闹,没想到竟然让他忽悠地专门跑到省歌舞剧院,找某位老师买了一把月光牌的古典吉他。当时有个店叫秦川,石庄家中山路新百那一带,一个小巷子里,那里的吉他主要是红棉牌的民谣吉他。在省歌舞淘来的那把月光,稍微还有点残,好像有个品格粘的不太好,在高音把位,基本上也用不到。因此打了折,琴箱内还没有贴标。按现在来说,有点像折扣店里的剪标服装,也有点像是图贱买老牛吧。

  那把吉他音质还是不错的,后来一点一点地也弹出一些曲子,比如、绿袖子、致爱丽斯等等。

  从那时候开始,自学了一些五线谱等有关乐理知识,不过那个升降调实在是难学。当时省歌舞有位老乡,姓吕,保定一亩泉那边的,是大表兄的同学,他当时在后勤工作,会吹小号,曾经专门给我编了一个记升降调的口诀,可惜的是我到现在也没记住。

  吉他、口诀、琴谱,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

  只是那把月光吉他还在。同学那把吉他也在。有一次我试探给同学说,你那吉他给我收藏了吧,没想到他比我还当回子事儿,一直当宝贝供着呢。哪天他不想供了,可以给我收藏。

  

  记得小时候曾经偷看老爸的抽屉,有一支竹笛,还有一页手抄的乐谱。老妈说,一次也没听老爸吹过。老爸说,年轻的时候吹那个可拿手了。

  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某次竟然悄悄地把那两件宝贝拿走,带到了庄里。

  课余时间狠狠地摆弄了一番,就是吹不成个调。有个词叫顾上吹笛顾不上捏眼儿,当时就是那个感觉。宝贝弄出来之后,就再没有弄回去,当时倒也没有破坏掉。

  笛子是两截,当中有铜箍,然后接在一起,就是苇膜不太好搞到,基本上是用塑料布代替。那页手抄谱子也保存了很长时间,后来不知道夹在哪本书里就找不着了。毕业回家收拾行囊的时候,好像还有那支笛子,杂七杂八地打包回家之后,就再没见到这件宝贝。

  这件事,一直没敢向老爸报告。其实我能感觉到,老头儿早就知道,只不过是不说罢了。那么心爱的宝贝,丢了那么多年,老头儿心疼就是不说。

  

  后来参加工作,有一段时间又迷上了卡带和随身听,也是受一位朋友蛊惑,那家伙姓邵,人确实是挺能哨的。当时一发烧,好几百块钱的随身听,眼都不眨就买了一个,还有一个德生收音机,两货加一起六百多块。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三百来块钱,现在想来简直是疯狂。

  也正是那一段时间,中国传统的一些名曲,世界有名的乐曲,差不多听了个遍。

  听来听去,有两个收获,一是对外国的曲子从听不懂到不排斥了,逐渐也有一些喜欢反复听的曲子,比如命运交响曲,每次听都把音量放到老大,震的耳朵嗡嗡。二是对中国传统的曲子更加着迷了,从梁祝,到二泉映月、到十面埋伏、金蛇狂舞、春江花月夜等等,好像每一首都可以单曲循环到随身听电尽而停。

  那时候经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惜的是,随身听和卡带现在都已经不见踪影了。那个收音机好像还在。

  

  随着年纪越来越不轻,逐渐对音乐背后的东西开始感兴趣。

  有时候查查音乐的创作背景,有时候了解一些各种各样不同风格和门类的乐器、乐曲。有一小段时间,竟然对摇滚、重金属摇滚感了兴趣。

  比如崔建的新长征路上、花房姑娘、一无所有、站台等等。不过,看电视上崔建有一次弄把大扫帚挥舞,还有次弄一大桶凉水从头浇到脚,这些玩儿法一直难以适应。

  重金属摇滚音乐,产生于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时候,达到了最顶峰。其音乐特点以沉重的低音、大量使用的吉他连复段和比较叛逆的歌词、极富能量的演奏及演唱等为特点。正好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思想、精神、文化等方面的剧烈变化。

  再后来,更喜欢听一些有禅味儿的音乐,不紧不慢,正好适合闲翻几页书,清啜几口茶,一个人慢慢度过一个下午,或是半个夜晚。说简单点,就是空着脑子发呆。

  那种空着脑子发呆的感觉,只有某一首能够直击内心深处的音乐响起,才会瞬间感到其中真意。不过,重金属肯定是没这效果,那玩意儿只能让你更加努力地去折腾、闹腾。

  这,就是一个音乐盲的音乐历程。

  作者:牛黄解读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