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战龙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势均力敌

2019-09-05 点击:859

  欧阳冰海将自己的备用卡组分成三组,每组五张。他依次将每一张要换入主卡组的卡牌抽出来,再将它们全部放置到一起。直到选择完自己换进去的卡牌之后,他才将自己主卡组中要换进来的卡牌抽出来,将两堆卡牌互相交换位置。

  江攀龙的操作顺序则刚好相反。他先从自己的主卡组中抽出要更换的卡,再从备用卡组中将要换进去的卡插进去。相对于几乎将大半个备用卡组都更换入主卡组的欧阳冰海,他所更换的卡牌数量明显要更少一些。

  很快,两人全部完成卡组更换,并将自己的卡组反复切洗三遍,随后将自己的卡组推给对方,让对方切牌。

  另一边,文恒嘉和崔哲翰也刚好将备用卡牌更换完毕。不同的是,他们两人都把换下来的卡牌塞回到自己的卡盒之内,而不是像江攀龙和欧阳冰海那样把卡牌堆放在卡盒边缘。

  除了一名刚好走到主席台前方的工作人员和坐在电脑前的直播人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不再发出任何声音,聚精会神地盯住投影屏上投射出的两幅画面。唯一在忙碌的工作人员不紧不慢地解开两个体积偏小的礼盒上方的红色丝带,将礼盒打开。装在礼盒中的塑料包装壳下方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铜制奖杯。两个奖杯的形状都是星火公司的标志,只不过表面的颜色是和奥运会铜牌一样的古铜色。镌刻在它的底座正面的文字也是古铜色的,分为上、中、下三排。最上方是“2018”,中间是“第六届星火杯全国极战王大赛”,下方则是“四强”。

  “我选择先攻。”

  拿回自己的卡组之后,欧阳冰海当仁不让地抽出六张卡,并将自己的二十面骰子重新放置到自己面前。他将白底黑字的二十面骰子更换出来,将黑底白字的骰子放回到卡组中。

  “好。”江攀龙摊开手,点点头。

  欧阳冰海抽出六张卡。他缓缓低下头,仔细注视六张卡的卡图表面,默默地在心里规划好自己的操作步骤,随后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突袭拍到场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行。”江攀龙重重地点头。

  欧阳冰海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中央翻出一张破坏龙-棘轮,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右侧。他抓起自己的主卡组,将其放置到怪兽区边缘。

  “我召唤棘轮。我要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把一张‘破坏’永续陷阱盖放上场。”

  “好的。”

  看到江攀龙点头之后,欧阳冰海再次翻开自己的主卡组,从中翻出一张破坏龙的迎击,将其展示给江攀龙看,再将其盖放到魔法与陷阱区的左侧。随后,他又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两张陷阱卡,盖放到魔法与陷阱区的右侧。

  “我盖放一张破坏龙的迎击,再盖放另外两张卡。回合结束。”

  “好的。我的回合。”

  江攀龙也将自己面前的二十面骰子调整好,并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七张卡。他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破坏龙-坚甲,将其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右侧。

  “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坚甲。可以吗?”

  “可以。”

  欧阳冰海摆摆手,示意此操作可行。他能够看出来,在这一局,江攀龙的起始手牌很明显不如上一局好。

  “好的。那我就再盖放两张卡,结束这个回合。”

  江攀龙也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

  一部分观众先后露出诧异的表情。他们也能够想到,江攀龙的手牌很可能没有上一局好,但是,他们却不太能够理解,江攀龙为什么会变换战术。

  “我的回合。抽卡。”

  欧阳冰海转动自己的二十面骰子,抽出一张卡。他将新抽到的卡牌加入手牌,随即向江攀龙场上的破坏龙-坚甲和两张盖卡看去。在更换备用卡时,他的假设是江攀龙会在第二局继续尽可能用全力猛攻,因此,他的调整方向也是这一方向。此时此刻,江攀龙不立刻发动攻势,他反而感到有些不适应。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先发动攻势,江攀龙场上的破坏龙-坚甲的效果就会被触发。难道要花大代价将坚甲和它的效果一并清除掉吗?

  江攀龙似乎也完全不着急,正在等待欧阳冰海做出决定。他牢牢地把自己的手牌握在手中。

  “目前,双方处于僵持状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紧盯屏幕的酷游直播人员长呼出一口气,端起放在电脑旁边的纸杯,喝下一大口水,便把视线转移到负责直播另一场半决赛的同事身上。

  全场的大部分观众也纷纷安静下来,并将目光转移到投影屏下方的另外一场比赛上。崔哲翰似乎在第二局的开头稍占上风,已经在自己的场上铺开场地魔法和两张永续魔法卡。

  “我支付两点费用,召唤破坏龙-银锋。”

  欧阳冰海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一张银色的龙,将其放置到自己的破坏龙-棘轮的右侧。

  “嗯?”

  江攀龙、李俊德和电脑屏幕前的直播人员都露出有些诧异的表情。每个人都没想到,欧阳冰海的下一步操作,竟然是召唤这只怪兽。因为,对他们每个人而言,欧阳冰海手中的这张卡都是未知的。

  和其他许多互相对应的破坏龙一样,破坏龙-银锋正是与破坏龙-金焰相对应的怪兽卡。这只巨龙是一只趴在黑漆漆的石山顶峰的银色巨龙,全身合拢在一起,宛如山峰的尖端一般,全身上下到处散发出金属般的银色光泽,身体和双翼的边缘部位都呈尖锐的刀刃状,看上去有点像是放大版或者金属化的破坏龙-锋翼。它和金焰一样,费用为2,等级为7。它的攻击力是2400,守备力是2200,攻守数值之和也与金焰相等。

  “你有什么要发动的卡吗?”欧阳冰海向江攀龙看去。

  “有,”江攀龙点头,抬起手,指向破坏龙-坚甲的卡图,“我要发动坚甲的效果,把它横置,从卡组拿一张它以外的、费用为1的破坏龙。”

  “坚甲的效果可以在对手召唤等级比它高的怪兽或者对它发动攻击时发动,”直播人员对着摄像头解释,“并且,一个回合内只能有一只坚甲发动一次效果。”

  “在这个时候,我要发动银锋的第二个效果。”

  欧阳冰海伸出右手食指,指向破坏龙-银锋的卡图。他的右手食指笔直地从卡图中央横穿而过,刚好与卡图上的银龙的身躯重合。和江攀龙使用的破坏龙-金焰一样,这张破坏龙-银锋也是面闪卡片,卡图上方的深紫色夜空和石山脚下的大片白色雪地先后发出明亮的光芒。

  “每一个回合一次,当你场上的怪兽发动效果时,我可以不支付费用,直接从场上或墓地发动一张‘破坏’陷阱卡,或者使用已经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破坏’永续陷阱卡的付费效果。”

  江攀龙用力点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在这个时候,欧阳冰海打出这只怪兽,确实对他非常有利。这只怪兽能帮助他在开局几回合内将需要大量费用的永续陷阱一一铺开。

  “我要发动的是,破坏龙的禁忌。由于银锋的效果,我要直接发动它的第二个效果。”

  欧阳冰海将位于自己左手边的破坏龙的禁忌翻开。他先指向这张永续陷阱卡的卡图,再指向银锋的卡图,最后指向坚甲的卡图。

  “它的第二个效果是封印卡牌效果的效果,其中刚好分为三类。我要使用的,是封印怪兽效果那一类,也就是在每一个回合指定我场上的一只怪兽,把你场上的一只等级或费用有一项低于它的怪兽的效果无效化。因此,我要指定我的银锋,把你的坚甲的效果无效化。”

  已经坐到赛场第一排的几名来自广州和深圳的玩家再次发出感叹声。不过,这一次,仍然头戴帽子的“神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微微点头。

  “好的。”

  江攀龙放下手,将自己手中的坚甲重新放回到场上,随即又向欧阳冰海场上的银锋看去。他记得,极战王官方的卡牌效果调整部门曾经对破坏龙-银锋和破坏龙的禁忌同时在场的情况作出过有利裁定,也就是,当这两张卡同时在场,并且这两张卡的控制者在这个回合发动过一张陷阱卡之后,控制者仍然可以用银锋的效果发动一张陷阱卡。调整部门给出的解释是,银锋的效果属于“诱发类怪兽效果”,不属于“使用陷阱卡”这一类操作。

  “由于你的坚甲的效果被无效,所以,你的坚甲还是攻击形态,仍然要以0的攻击力面对我的怪兽,”欧阳冰海抬起手,向正前方一指,“因此,我要用银锋攻击你的坚甲。”

  坐在南京玩家中央的华宇当即抬起头,紧盯投影屏上方。他盯住的,是江攀龙场上的两张盖卡。

  “没有问题。攻击成功。”

  江攀龙却没有掀开这两张盖卡,而是抬起手,将自己的破坏龙-坚甲送入墓地。

  欧阳冰海丝毫没有放松,反而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他能够预料到,江攀龙绝不会白白承受这一击。

  “龙皇受到2400点伤害,”李俊德似乎也略微有一点紧张,“翻两张生命牌去墓地。”

  江攀龙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自己生命区顶端的两张牌,像一名富豪夹起一支昂贵的雪茄一样,将两张生命牌夹到自己面前。

  大片玩家先后抬起头,伸长自己的脖子,注视两张生命牌的背面。

  “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

  江攀龙微微一笑,将其中一张生命牌送入墓地,夹起另外一张生命牌,将其展示给欧阳冰海看。这张生命牌,是他们两人都再熟悉不过的一张牌。

  “我要从卡组中把一张费用为1的破坏龙召唤上场。”

  “嗯……可以。”

  欧阳冰海不得不点头。他已经把费用全部支付完毕,自然无法封印这张生命牌的效果。

  “然后,我要发动手牌中的破坏龙-金焰的效果。”

  江攀龙将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金焰展示出来,随即又将墓地中的坚甲移动到除外区。

  “由于我的坚甲被破坏,我可以不支付费用发动这个效果。我要把金焰丢到墓地,把坚甲除外,抽两张卡。”

  “可以。”欧阳冰海继续点头。

  “最后,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卷风。”

  江攀龙翻开自己左手边的那张盖卡。那张盖卡,是双方都烂熟于心的破坏龙本家瞬间魔法卡,破坏龙卷风。

  “由于我的坚甲被破坏,我要破坏你的两张魔法或陷阱卡。”

  “哇——”

  又是一片惊呼声从观众席上响起来。这一次,发出感叹的,是包括黄天伟在内的许多支持江攀龙的玩家。以华宇为首的几名南京玩家也先后鼓掌。

  “嗯……好,”欧阳冰海重重地点头,随即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的禁忌,“但是,银锋的第一个效果是,只要它在场上存在,我场上的每一张永续陷阱卡在一个回合内都可以免破坏一次。所以,这个效果无法将破坏龙的禁忌破坏。”

  “对,”江攀龙点头,随即伸出两根手指,指向欧阳冰海场上的两张盖卡,“所以,我要破坏的,是你场上的两张尚未翻开的盖卡。”

  “生命牌的效果是连锁1,金焰的效果是连锁2,破坏龙卷风的效果是连锁3,”李俊德说,“冰海,如果你没有可以发动的效果的话,这一组连锁就开始倒序结算。破坏龙卷风的效果会率先结算。”

  “好的。”

  欧阳冰海拿起自己场上的两张盖卡,将它们送去墓地。已知的那张陷阱卡是破坏龙的迎击,未知的那张陷阱卡是破坏龙的传承。

  江攀龙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两张卡,随即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中央抽出一张破坏龙-劲浪,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左侧。

  “我召唤破坏龙-劲浪。然后,我要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检索一张‘破坏’魔法卡。”

  “可以,”欧阳冰海一边点头,一边指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银锋,“但是,在这个时候,我还要发动银锋的最后一个效果。每一个回合一次,当它在场上存在,我场上有陷阱卡从场上离开时,我可以抽一张卡。”

  “好的,”李俊德继续解释,“这两个效果组成另外一组连锁。当回合玩家的效果优先进入连锁,所以,银锋的效果是连锁1,劲浪的效果是连锁2。龙皇优先处理效果。”

  坐在主席台后方的杨明剑转过头,向赛场看去。他微微点头,脸上露出赞赏的表情。

  2019.8.29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41)抓住时机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