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再读《人类简史》——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人

2019-08-16 点击:1166

  

  图片来自网络

  循着人类发展的痕迹再次打开这本书,作者像一个家长在痛陈孩子的错误,又似一个智者把一切都说得通透。这是一本史书又似一本哲学。

  这本书解答了我几个疑问:1、人类是如何走到今天的?2、父权社会为什么存在至今?3、科学为何发展如此迅速?4、历史为什么只计算经济体量不计算幸福生活?

  关于第一个问题的解答关乎着后续几个问题,或者说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于搞清楚人类的来时路。

  故事的强大力量

  尤瓦尔·赫拉利掷地有声地提出,智人是一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物。决定着智人从一种弱小边缘的生物,从食物链的中间上升到顶端的关键因素有两个:故事和工具。

  人类的三大革命,第一个就是认知革命。认知革命的核心就在于使用语言以及用语言构出的故事。通过虚构的故事赋予人类前所未有的能力,让人类得以集结大批的人灵活合作。

  在人类早期使用语言的意义中,人与人之间的八卦是典型的例子,早期的八卦与我们所说的八卦并没有很大的不同。这种八卦理论决定了小团体内绝大多数的人际沟通。即便没有规章制度,小团体也能依靠八卦来构建人际关系,维持稳定。

  除了八卦,人类的语言的独特的功能是能够传达,并且让别人相信根本不存在的事物。你可以表达从来没有看过的、碰到过的、耳闻过的事物,而且讲得煞有其事。这就是虚构的意义。

  作者似乎也是站在一种后现代主义的观点上来讲,所谓的真实只有两种:自然的真实和建构的真实。自然的真实诸如树木河流是属于客观的存在,至于其他的存在,更多的是建构的。早期族群合作的基础除了有现实的条件限制,还有把所有成员联系起来的共同信仰。神话和图腾就是这样的存在,宗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禁忌,是一种泛神论的状态,到后来的一神论甚至无神论,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人类一直在建构力争让所有人相信的真理。比如说公司的企业文化,国家的价值观,政权的理念。可以让一大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信念,奉献自己。

  所以如果你要让别人信服,不是要给他讲道理,而是要用故事。就像我们在培养小孩子的时候,读的绘本就是一些故事,故事的力量是无穷的。不管是圣经的创世纪,还是中国的神话,甚至现代国家的种种,都体现了故事的力量。故事让大批互不认识的人共同合作,国家故事和价值观也是不断的在人们中去传播,去深化,去塑造,就是这样的过程,强化了我们的国家认同感。

  人类从亚非大陆到欧洲到澳大利亚,再到美洲,智人的深入带来的是当地巨型动物群的灭绝。在描绘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来时,作者像是在痛陈人类罪恶的陈述者,人类发展的历史像是在毁灭也是在求生存,只不过个体在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是无法考虑一千年以后的情境的,甚至百年以后都随它,人类只考虑眼前,如此短视不是个体,而是整体。

  

  图片来自网络

  到底是谁驯化了谁?

  如果说认知革命最大的变化就是人类掌握了语言,有了大量虚构的故事,那么农业革命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作者说农业革命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人类驯化植物和动物,但人类的生存要依赖这些植物,也依赖这些动物,到底是谁驯化了谁?如果用演化主义的观点来看,是小麦的基因遍布全球,可以说是最成功的植物。

  从采集到种植,人类在追求更轻松的生活。希望吃得饱一点,生活安全一点,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并不完全是这样。人类除了被绑在土地上,靠天吃饭,要靠自己的劳动取得粮食。从另外一个观点来看,人类选择忽略别的生物的痛苦。比如我们餐桌上的肉类,我们只喜欢美食,不太想美食背后的。

  粮食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随之而来的就是人口的增长,人群的聚集,让小团体变成了大团体。团体和平共处、合作就需要建立秩序,建构的秩序不过是少数精英分子想出来维持秩序的力量。当小部落变成了城市,当部落图腾变成国家意志,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都服从一种秩序。

  也许读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让我知道人的生活本来并不必然是这样,了解你的同类群体,了解别的生活。我们都被应该如何生活制约着,事实上并没有应该怎样生活。这一切不过是人类建构出来的想象的真实。我们生活在一种社会现实下,就按照这个社会所建构出来的规则行事。正如伏尔泰所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神,但是别告诉我的仆人,免得他半夜偷偷把我宰了。这是信仰的力量。

  因为整个人类的社会是靠着虚构的故事来维持的,那么这个虚构的故事需要传递给后代,当建立的秩序越来越多,口口相传已经不能满足需要。故事和信息都需要存储,文字就这么产生了。文字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人类的语言,由计算机生成的二进制语言,会不会抛下人性给它们的枷锁,有一天想要控制人类?

  历史永远是少数精英分子的

  这些精英分子呈现出明显的两极,比如黑人和白人,男性和女性。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父权社会?作者给出的理由是常见的理论。比如男人比女人更强壮,所以在体力劳动上,他们有更大的优势,这种体力上的优势转化为经济和政治上的影响力。还有一种理论主要是说因为女人要生养孩子,那么在这段时间她取得食物的机会比较少,需要更多人的帮助。这让我想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的论述:男人确实体力占优势,在大棒加野兽的时代,在大自然的阻力达到最高点,工具最简陋的时代,这种优势应该具有极大的重要性。而对女性来说生殖的束缚,具有很大的障碍。怀孕、分娩、月经削弱她们的工作能力,使她更需要男人的保护,她生出来的孩子也需要男性保证孩子的存活。

  近代科学的发展源于承认自己的无知

  宗教和神学不承认无知,圣经里没有提到的一定是不重要的。当科学转化成科技,那就是知识转化成能力,就是人类插上了翅膀。

  如果问科学是好是坏,就像是问装了半杯水的杯子是半满还是半空一样,其实两者都是。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可以找到很多佐证。只是到今天,今天科技的发展,又让我们很难说科技是中性的,明明有很多人借用科技的力量寻求特权。当科学遇到了资本主义,他们不断把饼做大,做大的饼要有人消费,消费主义的盛行到底是人的需要还是别人让你以为自己需要?我们能那么信任广告吗?

  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作者最后谈到幸福,历史通常对人类的幸福避而不谈。幸福到底该怎么样计算?智人不断演化,历史不断前进,人类不停在追求幸福,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讽刺的是很多人不停在验证事实上人的幸福感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提升。亚里士多德说:中等收入的财富,过一种合乎德性的生活就是幸福。幸福到底是金钱、物质?还是血清素、多巴胺、催产素?

  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中说,人拥有很多的时候仍然会有一无所有的感觉。这里就有一个经济发展会带来幸福的悖论:人们常说,以前吃窝窝头,现在有山珍海味,为什么仍然不快乐?原因就在于我们大脑的思维模式造成我们不会把自己的餐桌与20年前相比,而是把我们今天晚上的餐桌与隔壁邻居相比。

  96

  宋小song

  0.3

  2019.08.11 17:47

  字数 2678

  

  图片来自网络

  循着人类发展的痕迹再次打开这本书,作者像一个家长在痛陈孩子的错误,又似一个智者把一切都说得通透。这是一本史书又似一本哲学。

  这本书解答了我几个疑问:1、人类是如何走到今天的?2、父权社会为什么存在至今?3、科学为何发展如此迅速?4、历史为什么只计算经济体量不计算幸福生活?

  关于第一个问题的解答关乎着后续几个问题,或者说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于搞清楚人类的来时路。

  故事的强大力量

  尤瓦尔·赫拉利掷地有声地提出,智人是一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物。决定着智人从一种弱小边缘的生物,从食物链的中间上升到顶端的关键因素有两个:故事和工具。

  人类的三大革命,第一个就是认知革命。认知革命的核心就在于使用语言以及用语言构出的故事。通过虚构的故事赋予人类前所未有的能力,让人类得以集结大批的人灵活合作。

  在人类早期使用语言的意义中,人与人之间的八卦是典型的例子,早期的八卦与我们所说的八卦并没有很大的不同。这种八卦理论决定了小团体内绝大多数的人际沟通。即便没有规章制度,小团体也能依靠八卦来构建人际关系,维持稳定。

  除了八卦,人类的语言的独特的功能是能够传达,并且让别人相信根本不存在的事物。你可以表达从来没有看过的、碰到过的、耳闻过的事物,而且讲得煞有其事。这就是虚构的意义。

  作者似乎也是站在一种后现代主义的观点上来讲,所谓的真实只有两种:自然的真实和建构的真实。自然的真实诸如树木河流是属于客观的存在,至于其他的存在,更多的是建构的。早期族群合作的基础除了有现实的条件限制,还有把所有成员联系起来的共同信仰。神话和图腾就是这样的存在,宗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禁忌,是一种泛神论的状态,到后来的一神论甚至无神论,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人类一直在建构力争让所有人相信的真理。比如说公司的企业文化,国家的价值观,政权的理念。可以让一大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信念,奉献自己。

  所以如果你要让别人信服,不是要给他讲道理,而是要用故事。就像我们在培养小孩子的时候,读的绘本就是一些故事,故事的力量是无穷的。不管是圣经的创世纪,还是中国的神话,甚至现代国家的种种,都体现了故事的力量。故事让大批互不认识的人共同合作,国家故事和价值观也是不断的在人们中去传播,去深化,去塑造,就是这样的过程,强化了我们的国家认同感。

  人类从亚非大陆到欧洲到澳大利亚,再到美洲,智人的深入带来的是当地巨型动物群的灭绝。在描绘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来时,作者像是在痛陈人类罪恶的陈述者,人类发展的历史像是在毁灭也是在求生存,只不过个体在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是无法考虑一千年以后的情境的,甚至百年以后都随它,人类只考虑眼前,如此短视不是个体,而是整体。

  

  图片来自网络

  到底是谁驯化了谁?

  如果说认知革命最大的变化就是人类掌握了语言,有了大量虚构的故事,那么农业革命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作者说农业革命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人类驯化植物和动物,但人类的生存要依赖这些植物,也依赖这些动物,到底是谁驯化了谁?如果用演化主义的观点来看,是小麦的基因遍布全球,可以说是最成功的植物。

  从采集到种植,人类在追求更轻松的生活。希望吃得饱一点,生活安全一点,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并不完全是这样。人类除了被绑在土地上,靠天吃饭,要靠自己的劳动取得粮食。从另外一个观点来看,人类选择忽略别的生物的痛苦。比如我们餐桌上的肉类,我们只喜欢美食,不太想美食背后的。

  粮食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随之而来的就是人口的增长,人群的聚集,让小团体变成了大团体。团体和平共处、合作就需要建立秩序,建构的秩序不过是少数精英分子想出来维持秩序的力量。当小部落变成了城市,当部落图腾变成国家意志,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都服从一种秩序。

  也许读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让我知道人的生活本来并不必然是这样,了解你的同类群体,了解别的生活。我们都被应该如何生活制约着,事实上并没有应该怎样生活。这一切不过是人类建构出来的想象的真实。我们生活在一种社会现实下,就按照这个社会所建构出来的规则行事。正如伏尔泰所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神,但是别告诉我的仆人,免得他半夜偷偷把我宰了。这是信仰的力量。

  因为整个人类的社会是靠着虚构的故事来维持的,那么这个虚构的故事需要传递给后代,当建立的秩序越来越多,口口相传已经不能满足需要。故事和信息都需要存储,文字就这么产生了。文字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人类的语言,由计算机生成的二进制语言,会不会抛下人性给它们的枷锁,有一天想要控制人类?

  历史永远是少数精英分子的

  这些精英分子呈现出明显的两极,比如黑人和白人,男性和女性。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父权社会?作者给出的理由是常见的理论。比如男人比女人更强壮,所以在体力劳动上,他们有更大的优势,这种体力上的优势转化为经济和政治上的影响力。还有一种理论主要是说因为女人要生养孩子,那么在这段时间她取得食物的机会比较少,需要更多人的帮助。这让我想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的论述:男人确实体力占优势,在大棒加野兽的时代,在大自然的阻力达到最高点,工具最简陋的时代,这种优势应该具有极大的重要性。而对女性来说生殖的束缚,具有很大的障碍。怀孕、分娩、月经削弱她们的工作能力,使她更需要男人的保护,她生出来的孩子也需要男性保证孩子的存活。

  近代科学的发展源于承认自己的无知

  宗教和神学不承认无知,圣经里没有提到的一定是不重要的。当科学转化成科技,那就是知识转化成能力,就是人类插上了翅膀。

  如果问科学是好是坏,就像是问装了半杯水的杯子是半满还是半空一样,其实两者都是。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可以找到很多佐证。只是到今天,今天科技的发展,又让我们很难说科技是中性的,明明有很多人借用科技的力量寻求特权。当科学遇到了资本主义,他们不断把饼做大,做大的饼要有人消费,消费主义的盛行到底是人的需要还是别人让你以为自己需要?我们能那么信任广告吗?

  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作者最后谈到幸福,历史通常对人类的幸福避而不谈。幸福到底该怎么样计算?智人不断演化,历史不断前进,人类不停在追求幸福,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讽刺的是很多人不停在验证事实上人的幸福感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提升。亚里士多德说:中等收入的财富,过一种合乎德性的生活就是幸福。幸福到底是金钱、物质?还是血清素、多巴胺、催产素?

  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中说,人拥有很多的时候仍然会有一无所有的感觉。这里就有一个经济发展会带来幸福的悖论:人们常说,以前吃窝窝头,现在有山珍海味,为什么仍然不快乐?原因就在于我们大脑的思维模式造成我们不会把自己的餐桌与20年前相比,而是把我们今天晚上的餐桌与隔壁邻居相比。

  

  图片来自网络

  循着人类发展的痕迹再次打开这本书,作者像一个家长在痛陈孩子的错误,又似一个智者把一切都说得通透。这是一本史书又似一本哲学。

  这本书解答了我几个疑问:1、人类是如何走到今天的?2、父权社会为什么存在至今?3、科学为何发展如此迅速?4、历史为什么只计算经济体量不计算幸福生活?

  关于第一个问题的解答关乎着后续几个问题,或者说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于搞清楚人类的来时路。

  故事的强大力量

  尤瓦尔·赫拉利掷地有声地提出,智人是一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物。决定着智人从一种弱小边缘的生物,从食物链的中间上升到顶端的关键因素有两个:故事和工具。

  人类的三大革命,第一个就是认知革命。认知革命的核心就在于使用语言以及用语言构出的故事。通过虚构的故事赋予人类前所未有的能力,让人类得以集结大批的人灵活合作。

  在人类早期使用语言的意义中,人与人之间的八卦是典型的例子,早期的八卦与我们所说的八卦并没有很大的不同。这种八卦理论决定了小团体内绝大多数的人际沟通。即便没有规章制度,小团体也能依靠八卦来构建人际关系,维持稳定。

  除了八卦,人类的语言的独特的功能是能够传达,并且让别人相信根本不存在的事物。你可以表达从来没有看过的、碰到过的、耳闻过的事物,而且讲得煞有其事。这就是虚构的意义。

  作者似乎也是站在一种后现代主义的观点上来讲,所谓的真实只有两种:自然的真实和建构的真实。自然的真实诸如树木河流是属于客观的存在,至于其他的存在,更多的是建构的。早期族群合作的基础除了有现实的条件限制,还有把所有成员联系起来的共同信仰。神话和图腾就是这样的存在,宗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禁忌,是一种泛神论的状态,到后来的一神论甚至无神论,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人类一直在建构力争让所有人相信的真理。比如说公司的企业文化,国家的价值观,政权的理念。可以让一大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信念,奉献自己。

  所以如果你要让别人信服,不是要给他讲道理,而是要用故事。就像我们在培养小孩子的时候,读的绘本就是一些故事,故事的力量是无穷的。不管是圣经的创世纪,还是中国的神话,甚至现代国家的种种,都体现了故事的力量。故事让大批互不认识的人共同合作,国家故事和价值观也是不断的在人们中去传播,去深化,去塑造,就是这样的过程,强化了我们的国家认同感。

  人类从亚非大陆到欧洲到澳大利亚,再到美洲,智人的深入带来的是当地巨型动物群的灭绝。在描绘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来时,作者像是在痛陈人类罪恶的陈述者,人类发展的历史像是在毁灭也是在求生存,只不过个体在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是无法考虑一千年以后的情境的,甚至百年以后都随它,人类只考虑眼前,如此短视不是个体,而是整体。

  

  图片来自网络

  到底是谁驯化了谁?

  如果说认知革命最大的变化就是人类掌握了语言,有了大量虚构的故事,那么农业革命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作者说农业革命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人类驯化植物和动物,但人类的生存要依赖这些植物,也依赖这些动物,到底是谁驯化了谁?如果用演化主义的观点来看,是小麦的基因遍布全球,可以说是最成功的植物。

  从采集到种植,人类在追求更轻松的生活。希望吃得饱一点,生活安全一点,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并不完全是这样。人类除了被绑在土地上,靠天吃饭,要靠自己的劳动取得粮食。从另外一个观点来看,人类选择忽略别的生物的痛苦。比如我们餐桌上的肉类,我们只喜欢美食,不太想美食背后的。

  粮食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随之而来的就是人口的增长,人群的聚集,让小团体变成了大团体。团体和平共处、合作就需要建立秩序,建构的秩序不过是少数精英分子想出来维持秩序的力量。当小部落变成了城市,当部落图腾变成国家意志,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都服从一种秩序。

  也许读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让我知道人的生活本来并不必然是这样,了解你的同类群体,了解别的生活。我们都被应该如何生活制约着,事实上并没有应该怎样生活。这一切不过是人类建构出来的想象的真实。我们生活在一种社会现实下,就按照这个社会所建构出来的规则行事。正如伏尔泰所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神,但是别告诉我的仆人,免得他半夜偷偷把我宰了。这是信仰的力量。

  因为整个人类的社会是靠着虚构的故事来维持的,那么这个虚构的故事需要传递给后代,当建立的秩序越来越多,口口相传已经不能满足需要。故事和信息都需要存储,文字就这么产生了。文字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人类的语言,由计算机生成的二进制语言,会不会抛下人性给它们的枷锁,有一天想要控制人类?

  历史永远是少数精英分子的

  这些精英分子呈现出明显的两极,比如黑人和白人,男性和女性。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父权社会?作者给出的理由是常见的理论。比如男人比女人更强壮,所以在体力劳动上,他们有更大的优势,这种体力上的优势转化为经济和政治上的影响力。还有一种理论主要是说因为女人要生养孩子,那么在这段时间她取得食物的机会比较少,需要更多人的帮助。这让我想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的论述:男人确实体力占优势,在大棒加野兽的时代,在大自然的阻力达到最高点,工具最简陋的时代,这种优势应该具有极大的重要性。而对女性来说生殖的束缚,具有很大的障碍。怀孕、分娩、月经削弱她们的工作能力,使她更需要男人的保护,她生出来的孩子也需要男性保证孩子的存活。

  近代科学的发展源于承认自己的无知

  宗教和神学不承认无知,圣经里没有提到的一定是不重要的。当科学转化成科技,那就是知识转化成能力,就是人类插上了翅膀。

  如果问科学是好是坏,就像是问装了半杯水的杯子是半满还是半空一样,其实两者都是。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可以找到很多佐证。只是到今天,今天科技的发展,又让我们很难说科技是中性的,明明有很多人借用科技的力量寻求特权。当科学遇到了资本主义,他们不断把饼做大,做大的饼要有人消费,消费主义的盛行到底是人的需要还是别人让你以为自己需要?我们能那么信任广告吗?

  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作者最后谈到幸福,历史通常对人类的幸福避而不谈。幸福到底该怎么样计算?智人不断演化,历史不断前进,人类不停在追求幸福,人真的比以前幸福了吗?

  讽刺的是很多人不停在验证事实上人的幸福感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提升。亚里士多德说:中等收入的财富,过一种合乎德性的生活就是幸福。幸福到底是金钱、物质?还是血清素、多巴胺、催产素?

  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中说,人拥有很多的时候仍然会有一无所有的感觉。这里就有一个经济发展会带来幸福的悖论:人们常说,以前吃窝窝头,现在有山珍海味,为什么仍然不快乐?原因就在于我们大脑的思维模式造成我们不会把自己的餐桌与20年前相比,而是把我们今天晚上的餐桌与隔壁邻居相比。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