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这名将军与日军作战时,多次受伤仍奋力拼杀,后坠入河中无从寻觅

2019-08-09 点击:1429


  1937年12月9日,日军主力先锋占领淳化镇,沿大路直抵光华门及通济门外营房,与易安华将军率领的第259旅发生了正面交锋。10日,日军再次集中优势兵力,在航空兵的掩护下,一波接一波地攻打光华门。

  第259旅在没有大炮、伤员也无法撤退的情况下,顽强抵抗,连连打退敌人的疯狂进攻。午后,随着一颗炮弹爆炸的巨响,在两个城门之间的城墙上飞起了一阵砖土,城墙被掀开了一个缺口。

  

  如此,日军如潮水般涌向缺口,城墙上,第87师259旅官兵与攻城日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他们力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上这个砖石缺口。但是,后续敌人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单靠在很小的正面上堵截,已经很难成功了。

  这时,第71军军长王敬久亲自给易安华打来电话,严厉命令,迅速把攻上城头的敌人消灭,恢复原阵地。可是,易安华将军手里,已经没有多少兵了。但军长接下来的话更为严厉:“完不成任务拿头来见我!”

  

  易安华将军知道,王敬久军长的手里,也没有兵了,怎么办?他与守卫在光华门城外的261旅陈颐鼎旅长商定,当夜由易安华率兵正面攻击清剿突入城内的日军,261旅则抄日军后路,阻断日军增援。进攻开始后,易安华组织的部队,只有一个加强营,由通济门转东北方,向突入光华门的日军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而陈颐鼎旅长稍好一点,他手里还有两个加强营,从清凉巷、天堂村出发,向南猛插。

  

  这两支部队在突入光华门城垣的日军背后,连接成一条直线,阻挡了日军的继续进城。日军的前锋部队,腹背受敌,被夹在城墙与易、陈二旅出击部队的中间。但是,易安华、陈颐鼎率领的出击部队,同样是活动在两支敌军的中间。在他们的西边,有被分割的日军攻城前锋部队;在他们的东边,有小石山附近准备增援的敌人后续部队。

  

  战斗打响后,我军冲锋勇猛,但小日本也不甘示弱,抵抗的特别激烈。激战中,一颗子弹击中易将军脑部的左侧。他只让副官简单给包扎了一下,继续指挥作战,经一昼夜肉搏拼杀,国军士兵们终于堵住了城墙缺口,全歼突入城内的日军,收复了光华门阵地。

  

  12月11日清晨,日军占领了距259旅指挥部不到一公里的兵工厂作为前线指挥部,再一次不间断地组织火力进攻光华门。激战中右翼雨花台阵地失守,左翼中山门阵地随即也被突破,日军迅速从三个方向蜂拥而入,光华门阵地三面受敌,岌岌可危。加之259旅已损失惨重,又无后援,此时战斗更加激烈,形势更为严峻,敌人的炮火也越来越猛,战况十分危急。

  战斗中,易安华右臂又中弹了,鲜血直流。但他不顾伤痛,沉着镇定地指挥士兵继续作战。当时他的部下纷纷劝他撤到城内抵抗,他坚决不同意,上午10时许,在中和桥附近指挥的易安华,腰部又中弹了,但他没有倒下,他咬着牙在担架上继续指挥着战斗。不久,一块飞来的弹片又炸伤了易安华的腹部,鲜血把担架染红了一大片,他的生命危在旦夕。

  

  87师师部闻讯后,师长沈发藻立即组织增援,设法营救突围,并悬重赏发出通告,“凡是有能够救易旅长出险的人,一律嘉奖法币贰千元”。同时军需主任彭秋桂个人又拿出现币伍佰元交给其亲信协办营救事宜,无奈战况急转直下,形势危急,日军炮火密集,城墙内外隔绝不通,无法营救。

  当日军再次进攻时,易安华将军一跃而起,率领士兵沿着中和铁路桥发起猛攻。在进攻中,又一颗炮弹打来,将易安华掀翻坠入外秦淮河中,尸体被滚滚东去的秦淮河水冲走,无从寻觅,时年38岁。

  

  在这次战斗中,与其同时阵亡的还有259旅参谋主任钟崇鑫,补充团团长谢家珣,261旅参谋主任倪国鼎等。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