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古代第二美男子,不靠颜值靠才华不为稻粱为情怀

2019-08-30 点击:1430

  原创记者吕航2019.6.28我要分享

  刚写了篇《光知道潘安好看,他满门抄斩诛灭三族你不关心吗》。有读者提出要多宣传一下美男子,因为四大美女人尽皆知,而美男排名各有出入,居然有读者留言把大学士张居正也列入。

  说真地,笔者吕航也对潘安之外的后三位,不甚了了。查了下,最出名的莫过于卫玠(286年-312年),可以算是第二大美男子。今天八一八他。

  

  所有的美男子都是才子

  魏晋南北朝时期,思想自由开放,是个名士辈出、美男辈出的时代。“安仁至美”的潘安、“风姿特秀”的嵇康(竹林七贤之一)、“敷粉何郎”的何晏 (曹操女婿)、“音容兼美”的高长恭(兰陵王)、“声姿高扬”的崔琰(曹操谋士)等等,几乎都是文史爱好者熟悉的才貌双全的美男子。

  为什么呢?

  我想了下,是这些美男子有话语权。“魏晋风度”是个文学高峰,知识分子习惯了互相恭维对方为帅哥,只要样貌不太猥琐,稍微周正一些,加上士子阶层良好的营养和安逸的生活,已极饱读诗书后特有的自信神采,岂有不帅之理?

  他们是文人,在字字珠玑、遣词造句高度凝练的年代,几个字就可供后世畅想半天,“玉人”二字,就足够我们对其肤色肤质、面庞脸型、神情神态做出无穷想象了。

  从社会风尚讲,大概受够了北方胡人粗犷的气质、粗糙的习俗和粗劣的饮食,在南京建都的那一系列朝代,就走向反叛的彼岸,维美是举,把男风夸张到极致。

  并非后世就没美男,而是像魏晋南北朝那样推崇美男的奇葩时代,几乎绝无仅有。用易中天的话说,爱美、清谈、酗酒、嗑药、男人女性化。即便满地英才,触目皆是帅哥,也要排出公认的四大美男子。

  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这样的文艺评论集里,居然留出篇幅对文学家们的美貌做描述。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魏晋风流啊?

  因为文人占据话语霸权,所以,那个年代所有的美男子都是才子。

  卫玠的传奇之美是成了灾

  而卫玠的传奇之处是,美到极致就成了灾!

  所到之处万人空巷车马塞道,全城百姓奔走相告围追堵截。十几里的路,他的马车足走了三天。各种庸男俗女扒着车梆子痴痴凝视,口涎垂得老长,且看且走且议论,口出不敬之词。屌丝的特点是嘴贱,喜欢藏在人群里说风凉话。一边看了赏心悦目了,一边还因嫉成恨找漏洞开骂,不共戴天似的,也不知哪儿来的气。

  卫玠又生气又无奈,各种腌臜气味儿熏得他头晕脑涨,各种难听的村言垢语不绝于耳,只能闭目塞听做假寐状。回到家中栽倒床上就一病不起。仅仅26岁,居然就挂了!

  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因好看,而被活活看死的人啊,恐怕也再无第二个了。可谓空前绝后看杀卫玠!

  高冷气质不是装逼就会有的

  我们还是要分析一下,卫玠到底是哪种类型的美,才会达到让女人痴迷、让男人闹心的地步。

  卫玠家族世代都是仕宦阶层,曾祖父卫觊曾任曹魏尚书,祖父卫瓘在晋惠帝时位至太保,父亲卫恒是著名书法家。在生产力低下的魏晋时代,不事稼穑的有闲阶层,才有能力娶得门第相当的贵族美女,代代相承的好基因,随便厚积薄发一小下,就会诞出一枚“璧人”般的小正太。形貌昳丽,美皙如玉,唇红齿白,剑眉星目。

  因为出身名门望族,见多识广眼界高,有着一眼看透乾坤般的智商禀赋,所以他五岁时神态异于常人,不是孩子该有的那种天真稚气,而是一种成人似的沉静,目如秋水,顾盼清冷。他祖父看出这孩子与众不同,遗憾自己年纪大了,看不到他长大成人的那一天。

  卫玠的舅舅王济能文能武,英俊帅气一表人才,是晋武帝的驸马,被封骠骑将军。晋武帝评价这个女婿“美而长白”,可见也是让人一见倾心、再见自卑的那种“优质男神”。结果呢,他在自己的亲外甥面前都相形见绌、自惭形秽。感慨说,“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又说,“与玠同游,冏若明珠之在侧,朗然照人。”

  如果不是性取向有问题,我想一个男人不会对其他男人的外表过分在意的,更何况是自己的亲戚晚辈,看着长大的更应该熟视无睹,美丑无感才对。但晋书之所以这么写,无非是侧面描写,以衬托卫玠惊世骇俗之美罢了。

  以上是家人的评价。那么世人呢?就是文首出现的那场景。

  不靠颜值靠才华,不为稻粱为情怀

  富贵孩子有条件挑剔饮食,生活习惯讲究精细,身体大都羸弱,卫玠也不例外,一换环境就容易病。

  卫玠很小,母亲就限制他出门了。翩翩少年偶尔坐车上街,人们当他是玉人而围观。场景如87电视红楼梦北静王在轿舆中端坐,容颜美到假,“眼珠间或一轮方知是个活物”(鲁迅语)。

  卫玠祖上是河东安邑(今山西运城)人,但他后来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湖北武汉、江西南昌和江苏南京一带,他的身高优势肯定很明显,玉树临风、卓尔不群。

  他出身高贵,一生没有吃苦受穷的经历,不考虑几百万房贷、子女上学择校和天价医疗、异地养老的人生,气质可想而知,肯定会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味道——丰神俊秀,温润如玉。

  卫玠的妻子乐氏去世很早,不提也罢。但他岳父,也是他的老师乐广,才貌气质风度几乎与卫玠齐名,时评为“岳父像冰一般清明,女婿像玉一样光润”。这特么是夸男人的话吗!不知道老丈人听了,是不是想打人?

  后来,有位征南将军山简见到卫玠,很是器重钦佩。说:“昔日戴叔鸾嫁女,只嫁贤人,无论地位贵贱,何况卫氏在权贵门户也是有名的呢!”果断把女儿嫁给他做填房。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但卫玠还是拼搏成玄学大师。魏晋时代,士大夫阶层好清谈,有似于后来的辩论,既是娱乐,也是学术,更是时评,也算议政。

  天生丽质难自弃,满腹才华要外溢,饱读诗书的卫玠成年后,好谈玄理,推崇老庄哲学,侃侃而谈津津乐道。言谈举止,优雅脱俗,妙语连珠,语惊四座。

  但是说话也劳神啊,每次兴之所至海聊畅谈之后,都是恹恹病起,闭门谢客休息几天。所以,母亲王氏不让他多说话。而亲族相邀总不能拒绝的,何况还是母亲王家的亲族。

  琅邪人王澄有名望,很少推崇别人,但每每听到卫玠的言论,就击节赞叹。时人谓之“卫玠谈道,王澄倾倒。”王澄与王玄、王济在当时皆富盛名,但都拜服在卫玠之下。世人称“王家三子,不如卫家一儿”。

  世家子弟,工作不是为了糊口。晋怀帝时期,朝廷多次征召卫玠,卫玠坚辞不就,他家又不差那点俸禄。作为饱读之士,后来完全是出于情怀,才就任了太傅西阁祭酒、太子洗马,古代官职就是这样,不是让他洗马祭酒,都是太子的老师之类的文官。而他的兄长卫璪担任名义上的武官,叫散骑侍郎。

  千不该万不该去南京啊!

  永嘉四年(310年),当时中原战乱渐起。他们举家移民到江夏(今湖北武汉)定居。后来迁入大将军王敦镇守的豫章(今江西)。

  省军区总司令王敦对长史谢鲲说:“当年朝中王弼的谈吐如金声,而卫玠在江表的言论如玉振,不想在永嘉末年,竟又听到正始年间的妙论。如果何晏还在,一定倾倒。” 谢鲲早就景仰卫玠,二人相谈甚欢。真是往来无白丁啊,这几个人名现在大家都不熟,但在古代那就是一堆“士绅”啊,就是有文化的官儿。

  卫玠因王敦孤傲自负,怕不是忠臣,将来受其牵连,于是谋求到建邺(今江苏南京)发展,去首都“南漂”。

  京师人民太热情了,早就盛传卫玠美名,今日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活的妙人儿了,倾城出动,围成人墙,密不透风,狂热尖叫。堂堂一个有头有脸的大老爷们,长途跋涉,奔波中暑、恼羞烦燥、疲惫郁闷……交通瘫痪,从城门到府邸不过十几里的距离,走了三天三夜都无法到达。

  唉,明明在南昌过得挺好的,又受赏识又受重视的,千不该万不该去南京啊!

  永嘉六年(312年),一代才子,旷世美男,仅仅26岁出头,就英年早逝了。唐朝有诗叹曰:京城媛女无端痴,看杀玉人浑不知。

  《晋书 卫玠传》后边还列举了一些当时名人扼腕叹息的评论,这里就省了罢。要不是他们这些士大夫阶层引导风尚,咋会出这么狗血的悲剧。

  唉,卫玠,都是那个维美是举的病态社会害的你啊!

  吕航美男系列文章:

  国王抱着唐僧恸哭,那些年我们被西游记误导的史实

  光知道潘安好看,他满门抄斩诛灭三族你不关心吗

  曹植与曹丕后妃叔嫂恋,催生文学巅峰之作《洛神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刚写了篇《光知道潘安好看,他满门抄斩诛灭三族你不关心吗》。有读者提出要多宣传一下美男子,因为四大美女人尽皆知,而美男排名各有出入,居然有读者留言把大学士张居正也列入。

  说真地,笔者吕航也对潘安之外的后三位,不甚了了。查了下,最出名的莫过于卫玠(286年-312年),可以算是第二大美男子。今天八一八他。

  

  所有的美男子都是才子

  魏晋南北朝时期,思想自由开放,是个名士辈出、美男辈出的时代。“安仁至美”的潘安、“风姿特秀”的嵇康(竹林七贤之一)、“敷粉何郎”的何晏 (曹操女婿)、“音容兼美”的高长恭(兰陵王)、“声姿高扬”的崔琰(曹操谋士)等等,几乎都是文史爱好者熟悉的才貌双全的美男子。

  为什么呢?

  我想了下,是这些美男子有话语权。“魏晋风度”是个文学高峰,知识分子习惯了互相恭维对方为帅哥,只要样貌不太猥琐,稍微周正一些,加上士子阶层良好的营养和安逸的生活,已极饱读诗书后特有的自信神采,岂有不帅之理?

  他们是文人,在字字珠玑、遣词造句高度凝练的年代,几个字就可供后世畅想半天,“玉人”二字,就足够我们对其肤色肤质、面庞脸型、神情神态做出无穷想象了。

  从社会风尚讲,大概受够了北方胡人粗犷的气质、粗糙的习俗和粗劣的饮食,在南京建都的那一系列朝代,就走向反叛的彼岸,维美是举,把男风夸张到极致。

  并非后世就没美男,而是像魏晋南北朝那样推崇美男的奇葩时代,几乎绝无仅有。用易中天的话说,爱美、清谈、酗酒、嗑药、男人女性化。即便满地英才,触目皆是帅哥,也要排出公认的四大美男子。

  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这样的文艺评论集里,居然留出篇幅对文学家们的美貌做描述。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魏晋风流啊?

  因为文人占据话语霸权,所以,那个年代所有的美男子都是才子。

  卫玠的传奇之美是成了灾

  而卫玠的传奇之处是,美到极致就成了灾!

  所到之处万人空巷车马塞道,全城百姓奔走相告围追堵截。十几里的路,他的马车足走了三天。各种庸男俗女扒着车梆子痴痴凝视,口涎垂得老长,且看且走且议论,口出不敬之词。屌丝的特点是嘴贱,喜欢藏在人群里说风凉话。一边看了赏心悦目了,一边还因嫉成恨找漏洞开骂,不共戴天似的,也不知哪儿来的气。

  卫玠又生气又无奈,各种腌臜气味儿熏得他头晕脑涨,各种难听的村言垢语不绝于耳,只能闭目塞听做假寐状。回到家中栽倒床上就一病不起。仅仅26岁,居然就挂了!

  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因好看,而被活活看死的人啊,恐怕也再无第二个了。可谓空前绝后看杀卫玠!

  高冷气质不是装逼就会有的

  我们还是要分析一下,卫玠到底是哪种类型的美,才会达到让女人痴迷、让男人闹心的地步。

  卫玠家族世代都是仕宦阶层,曾祖父卫觊曾任曹魏尚书,祖父卫瓘在晋惠帝时位至太保,父亲卫恒是著名书法家。在生产力低下的魏晋时代,不事稼穑的有闲阶层,才有能力娶得门第相当的贵族美女,代代相承的好基因,随便厚积薄发一小下,就会诞出一枚“璧人”般的小正太。形貌昳丽,美皙如玉,唇红齿白,剑眉星目。

  因为出身名门望族,见多识广眼界高,有着一眼看透乾坤般的智商禀赋,所以他五岁时神态异于常人,不是孩子该有的那种天真稚气,而是一种成人似的沉静,目如秋水,顾盼清冷。他祖父看出这孩子与众不同,遗憾自己年纪大了,看不到他长大成人的那一天。

  卫玠的舅舅王济能文能武,英俊帅气一表人才,是晋武帝的驸马,被封骠骑将军。晋武帝评价这个女婿“美而长白”,可见也是让人一见倾心、再见自卑的那种“优质男神”。结果呢,他在自己的亲外甥面前都相形见绌、自惭形秽。感慨说,“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又说,“与玠同游,冏若明珠之在侧,朗然照人。”

  如果不是性取向有问题,我想一个男人不会对其他男人的外表过分在意的,更何况是自己的亲戚晚辈,看着长大的更应该熟视无睹,美丑无感才对。但晋书之所以这么写,无非是侧面描写,以衬托卫玠惊世骇俗之美罢了。

  以上是家人的评价。那么世人呢?就是文首出现的那场景。

  不靠颜值靠才华,不为稻粱为情怀

  富贵孩子有条件挑剔饮食,生活习惯讲究精细,身体大都羸弱,卫玠也不例外,一换环境就容易病。

  卫玠很小,母亲就限制他出门了。翩翩少年偶尔坐车上街,人们当他是玉人而围观。场景如87电视红楼梦北静王在轿舆中端坐,容颜美到假,“眼珠间或一轮方知是个活物”(鲁迅语)。

  卫玠祖上是河东安邑(今山西运城)人,但他后来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湖北武汉、江西南昌和江苏南京一带,他的身高优势肯定很明显,玉树临风、卓尔不群。

  他出身高贵,一生没有吃苦受穷的经历,不考虑几百万房贷、子女上学择校和天价医疗、异地养老的人生,气质可想而知,肯定会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味道——丰神俊秀,温润如玉。

  卫玠的妻子乐氏去世很早,不提也罢。但他岳父,也是他的老师乐广,才貌气质风度几乎与卫玠齐名,时评为“岳父像冰一般清明,女婿像玉一样光润”。这特么是夸男人的话吗!不知道老丈人听了,是不是想打人?

  后来,有位征南将军山简见到卫玠,很是器重钦佩。说:“昔日戴叔鸾嫁女,只嫁贤人,无论地位贵贱,何况卫氏在权贵门户也是有名的呢!”果断把女儿嫁给他做填房。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但卫玠还是拼搏成玄学大师。魏晋时代,士大夫阶层好清谈,有似于后来的辩论,既是娱乐,也是学术,更是时评,也算议政。

  天生丽质难自弃,满腹才华要外溢,饱读诗书的卫玠成年后,好谈玄理,推崇老庄哲学,侃侃而谈津津乐道。言谈举止,优雅脱俗,妙语连珠,语惊四座。

  但是说话也劳神啊,每次兴之所至海聊畅谈之后,都是恹恹病起,闭门谢客休息几天。所以,母亲王氏不让他多说话。而亲族相邀总不能拒绝的,何况还是母亲王家的亲族。

  琅邪人王澄有名望,很少推崇别人,但每每听到卫玠的言论,就击节赞叹。时人谓之“卫玠谈道,王澄倾倒。”王澄与王玄、王济在当时皆富盛名,但都拜服在卫玠之下。世人称“王家三子,不如卫家一儿”。

  世家子弟,工作不是为了糊口。晋怀帝时期,朝廷多次征召卫玠,卫玠坚辞不就,他家又不差那点俸禄。作为饱读之士,后来完全是出于情怀,才就任了太傅西阁祭酒、太子洗马,古代官职就是这样,不是让他洗马祭酒,都是太子的老师之类的文官。而他的兄长卫璪担任名义上的武官,叫散骑侍郎。

  千不该万不该去南京啊!

  永嘉四年(310年),当时中原战乱渐起。他们举家移民到江夏(今湖北武汉)定居。后来迁入大将军王敦镇守的豫章(今江西)。

  省军区总司令王敦对长史谢鲲说:“当年朝中王弼的谈吐如金声,而卫玠在江表的言论如玉振,不想在永嘉末年,竟又听到正始年间的妙论。如果何晏还在,一定倾倒。” 谢鲲早就景仰卫玠,二人相谈甚欢。真是往来无白丁啊,这几个人名现在大家都不熟,但在古代那就是一堆“士绅”啊,就是有文化的官儿。

  卫玠因王敦孤傲自负,怕不是忠臣,将来受其牵连,于是谋求到建邺(今江苏南京)发展,去首都“南漂”。

  京师人民太热情了,早就盛传卫玠美名,今日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活的妙人儿了,倾城出动,围成人墙,密不透风,狂热尖叫。堂堂一个有头有脸的大老爷们,长途跋涉,奔波中暑、恼羞烦燥、疲惫郁闷……交通瘫痪,从城门到府邸不过十几里的距离,走了三天三夜都无法到达。

  唉,明明在南昌过得挺好的,又受赏识又受重视的,千不该万不该去南京啊!

  永嘉六年(312年),一代才子,旷世美男,仅仅26岁出头,就英年早逝了。唐朝有诗叹曰:京城媛女无端痴,看杀玉人浑不知。

  《晋书 卫玠传》后边还列举了一些当时名人扼腕叹息的评论,这里就省了罢。要不是他们这些士大夫阶层引导风尚,咋会出这么狗血的悲剧。

  唉,卫玠,都是那个维美是举的病态社会害的你啊!

  吕航美男系列文章:

  国王抱着唐僧恸哭,那些年我们被西游记误导的史实

  光知道潘安好看,他满门抄斩诛灭三族你不关心吗

  曹植与曹丕后妃叔嫂恋,催生文学巅峰之作《洛神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