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看了老公的手机,两个人冷战了

2019-08-28 点击:1051

  裘伟锋和张蕊这两天处于冷战中。起因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张蕊按惯例去看裘伟锋的手机。发现手机已经设了密码。要知道一直以来张蕊都可以随意翻看裘伟锋的手机。六年!

  时间像流水一样飞逝。裘伟锋和张蕊结婚已经有五年了。

  张蕊来到市里也已经有六年了。

  甘露和张蕊来自外省,两个人大学毕业以后到市里来发展。虽然她俩去的是两个不同的公司,但不影响她们一起生活,两个人合租了套小二居、55平米,虽然小了一点,但是两个人住刚刚好,一人一个房间,客厅厨卫共用。下班以后两个人一起做吃的、相互打气闲聊各自的见闻、一起逛街,一起出去玩,处的像姐妹一样。

  租的这个房子啊,晚上七八点钟时,还经常是黑灯瞎火的,此时外面是万家灯火。

  甘露和张蕊两个人都出自农村,知道生活的不易,来城里打拼,很珍惜各自的工作,碰到有些公司里的老人推给她们做的活,即使知道不是她们份内的,也笑呵呵地乐意做。她们相互说:“做做就做做,又做不死”……这么一来,公司里的人夸小姑娘懂事、有前途。但是肯定也给她们自己增加了大量工作,别人五六点钟下班了,她们可能要拖到七八点钟甚至晚上九十点钟。时间一长,甘露身体有点吃不消,她不像一般的农村姑娘体健,从自小身体弱,在娘胎里的时候营养不良,现在没有家人那样仔细的照顾、又经常加班熬夜,作息时间不规律。平时仗着年轻没什么,偏偏那年冬天流感厉害,所以有一天上班时候晕倒了——被流感击倒了。

  甘露和裘伟锋一起到同一个公司。也就一起接受的入职培训、一起参加公司活动,总比别的同事走得更近一些。

  甘露那天正好在裘伟锋面前倒了下去。是裘伟锋自告奋勇把她送到了医院,挂了急诊、陪看了医生、付款以后又陪打了点滴,拿了药,之后裘伟锋又把她送回家去了。

  甘露这一次生病,倒是促使裘伟锋和张蕊认识并交往了!两个人电光火石之中一见钟情。这边甘露大跌眼镜,基于她的了解,她怎么也想不到,思维缜密有完美主义倾向的裘伟锋居然和大大咧咧,有点粗糙的张蕊各自满意,他们两个会一见钟情。说来也很奇怪。也许是缘分天定,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吧?也可能他们早已各自从甘露口中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可能早就对对方有一定的好奇和向往?总归那一晚,甘露请裘伟锋吃饭邀张蕊相陪的时候,临近春节,气氛很欢乐,在包厢内,在美酒佳肴中,双方印象非常好,甘露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

  春节放假期间。甘露和张蕊回了老家。把张蕊和裘伟锋思量的好苦。春节回来以后。

  他们火速的进入了恋爱阶段。工作忙,谈恋爱也没耽搁,周末双休,去近郊爬爬山玩玩水,有时候还约上甘露,甘露倒是不忍心做电灯泡。五一节,带上烟、酒、火龙果、枇杷、保健品、橄榄油这六样礼品,裘伟锋开车去张蕊老家,见了家长,张蕊的父母,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怎么见过世面,却天生的淳朴好客,这个准女婿面皮白净、笑眯眯的、戴一副眼镜、不胖不瘦、一米七五的个,话不多,看上去文质彬彬,这第一印象已经很好,准丈人倒还罢了,准丈母娘看准女婿越看越中意。吃饭的时候不住声的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来来来,吃”招呼,还不时的夹菜。裘伟锋很不习惯。倒是张蕊在那里阻止爹娘说不卫生。裘伟锋说,“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有机蔬菜、正宗土鸡蛋,正宗土鸡、土猪……我喜欢吃的。叔叔阿姨不用客气,我自己来”。五一之行很快结束,回城的时候张蕊家里杀了一口猪,弄干净猪毛,把肉放在泡沫箱里敷上冰。依依不舍地看着女儿上了车,一直挥手送到车影不见了。带回去的这个猪肉啊,张蕊送了领导十几斤,裘伟锋他们分了一些给亲友,剩余的放在冰箱里陆陆续续地吃,整整吃了几个月?那个味道好啊,很久以后还觉得回味无穷。

  转眼张蕊也带上礼物见了裘伟锋的父母。这准公婆看看这个准媳妇,五官齐整,人长的倒俏丽,倒是有点不声不响。外表算是过了关了,却也有个不满意的地方——她是外地人。然孩子自己中意在先,父母也就不便掺和。裘伟锋家的条件还行。有一套婚房早就给裘伟锋备着的!现在既然双方家长都见过了。也就该谈婚论嫁,转眼十月国庆节到了,双方家长一聚谈妥婚嫁事宜,房子也按他们的意愿装修。有钱好办事儿,只要有计划、出钱。找人装修是不成问题的。毕竟房子装修是大事,所以装修过程中,裘伟锋的父母,裘伟锋,张蕊他们每一个人都极其重视。只要一得空就去,随时都会去盯一盯装修实况。买材料啊、跟进度啊……虽很累,个个心里倒都快活。年轻的想想不久后结婚的甜蜜,年老的想想终于即将完成人生大事,所谓累并快乐着。所以不用半年房子装修也就按质量如期完成,进入晾晒阶段。

  第二年秋季,势必有一个豪华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之后他们去蜜月旅行。

  ~

  蜜里调油的日子。

  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甘露做了干妈。

  有了公公婆婆的帮忙,张蕊养儿子也没那么吃力,转眼儿子就上了幼儿园。

  小孩子随风而长!虽然还在幼儿园,但张蕊已经在考虑儿子读小学的事了。那天张蕊想在老公的同学群里面问问看各家孩子读小学的情况。谁知道手机设了密码了。

  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瞬间让张蕊抓狂崩溃!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一个个的为什么?

  虽然在城市里面生活了六年多,但是他并没有认识多少人,她脑子里面第一个反应出来的就是找闺蜜去倾诉。

  甘露,也觉得这个事出反常啊。她决定不动声色观察裘伟锋。周末甘露约张蕊来家谈谈,结果有事回去晚了,又急急忙忙去商业广场给干儿子买个礼物。经过咖啡店,隔着窗玻璃,忽然看见张蕊和裘伟锋正在喝咖啡,而他们正在相互对望并没有看见她。甘露很吃惊。不是约好了在我家里跟我见面怎么在这里和自己老公喝咖啡,这是哪一出?!赶紧给张蕊打电话。电话通了。而玻璃窗里面那一男一女还是相互望着在优雅地喝咖啡。此时,女的一缕长发落下前来。裘伟锋很温柔的把那缕长发夹到女的耳朵后,甘露依稀记得这个是裘伟锋的招牌动作。

  此时电话里传来张蕊的喂喂声……

  

  湖光山色最空濛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9

  2019.08.19 23:09

  字数 2326

  裘伟锋和张蕊这两天处于冷战中。起因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张蕊按惯例去看裘伟锋的手机。发现手机已经设了密码。要知道一直以来张蕊都可以随意翻看裘伟锋的手机。六年!

  时间像流水一样飞逝。裘伟锋和张蕊结婚已经有五年了。

  张蕊来到市里也已经有六年了。

  甘露和张蕊来自外省,两个人大学毕业以后到市里来发展。虽然她俩去的是两个不同的公司,但不影响她们一起生活,两个人合租了套小二居、55平米,虽然小了一点,但是两个人住刚刚好,一人一个房间,客厅厨卫共用。下班以后两个人一起做吃的、相互打气闲聊各自的见闻、一起逛街,一起出去玩,处的像姐妹一样。

  租的这个房子啊,晚上七八点钟时,还经常是黑灯瞎火的,此时外面是万家灯火。

  甘露和张蕊两个人都出自农村,知道生活的不易,来城里打拼,很珍惜各自的工作,碰到有些公司里的老人推给她们做的活,即使知道不是她们份内的,也笑呵呵地乐意做。她们相互说:“做做就做做,又做不死”……这么一来,公司里的人夸小姑娘懂事、有前途。但是肯定也给她们自己增加了大量工作,别人五六点钟下班了,她们可能要拖到七八点钟甚至晚上九十点钟。时间一长,甘露身体有点吃不消,她不像一般的农村姑娘体健,从自小身体弱,在娘胎里的时候营养不良,现在没有家人那样仔细的照顾、又经常加班熬夜,作息时间不规律。平时仗着年轻没什么,偏偏那年冬天流感厉害,所以有一天上班时候晕倒了——被流感击倒了。

  甘露和裘伟锋一起到同一个公司。也就一起接受的入职培训、一起参加公司活动,总比别的同事走得更近一些。

  甘露那天正好在裘伟锋面前倒了下去。是裘伟锋自告奋勇把她送到了医院,挂了急诊、陪看了医生、付款以后又陪打了点滴,拿了药,之后裘伟锋又把她送回家去了。

  甘露这一次生病,倒是促使裘伟锋和张蕊认识并交往了!两个人电光火石之中一见钟情。这边甘露大跌眼镜,基于她的了解,她怎么也想不到,思维缜密有完美主义倾向的裘伟锋居然和大大咧咧,有点粗糙的张蕊各自满意,他们两个会一见钟情。说来也很奇怪。也许是缘分天定,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吧?也可能他们早已各自从甘露口中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可能早就对对方有一定的好奇和向往?总归那一晚,甘露请裘伟锋吃饭邀张蕊相陪的时候,临近春节,气氛很欢乐,在包厢内,在美酒佳肴中,双方印象非常好,甘露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

  春节放假期间。甘露和张蕊回了老家。把张蕊和裘伟锋思量的好苦。春节回来以后。

  他们火速的进入了恋爱阶段。工作忙,谈恋爱也没耽搁,周末双休,去近郊爬爬山玩玩水,有时候还约上甘露,甘露倒是不忍心做电灯泡。五一节,带上烟、酒、火龙果、枇杷、保健品、橄榄油这六样礼品,裘伟锋开车去张蕊老家,见了家长,张蕊的父母,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怎么见过世面,却天生的淳朴好客,这个准女婿面皮白净、笑眯眯的、戴一副眼镜、不胖不瘦、一米七五的个,话不多,看上去文质彬彬,这第一印象已经很好,准丈人倒还罢了,准丈母娘看准女婿越看越中意。吃饭的时候不住声的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来来来,吃”招呼,还不时的夹菜。裘伟锋很不习惯。倒是张蕊在那里阻止爹娘说不卫生。裘伟锋说,“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有机蔬菜、正宗土鸡蛋,正宗土鸡、土猪……我喜欢吃的。叔叔阿姨不用客气,我自己来”。五一之行很快结束,回城的时候张蕊家里杀了一口猪,弄干净猪毛,把肉放在泡沫箱里敷上冰。依依不舍地看着女儿上了车,一直挥手送到车影不见了。带回去的这个猪肉啊,张蕊送了领导十几斤,裘伟锋他们分了一些给亲友,剩余的放在冰箱里陆陆续续地吃,整整吃了几个月?那个味道好啊,很久以后还觉得回味无穷。

  转眼张蕊也带上礼物见了裘伟锋的父母。这准公婆看看这个准媳妇,五官齐整,人长的倒俏丽,倒是有点不声不响。外表算是过了关了,却也有个不满意的地方——她是外地人。然孩子自己中意在先,父母也就不便掺和。裘伟锋家的条件还行。有一套婚房早就给裘伟锋备着的!现在既然双方家长都见过了。也就该谈婚论嫁,转眼十月国庆节到了,双方家长一聚谈妥婚嫁事宜,房子也按他们的意愿装修。有钱好办事儿,只要有计划、出钱。找人装修是不成问题的。毕竟房子装修是大事,所以装修过程中,裘伟锋的父母,裘伟锋,张蕊他们每一个人都极其重视。只要一得空就去,随时都会去盯一盯装修实况。买材料啊、跟进度啊……虽很累,个个心里倒都快活。年轻的想想不久后结婚的甜蜜,年老的想想终于即将完成人生大事,所谓累并快乐着。所以不用半年房子装修也就按质量如期完成,进入晾晒阶段。

  第二年秋季,势必有一个豪华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之后他们去蜜月旅行。

  ~

  蜜里调油的日子。

  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甘露做了干妈。

  有了公公婆婆的帮忙,张蕊养儿子也没那么吃力,转眼儿子就上了幼儿园。

  小孩子随风而长!虽然还在幼儿园,但张蕊已经在考虑儿子读小学的事了。那天张蕊想在老公的同学群里面问问看各家孩子读小学的情况。谁知道手机设了密码了。

  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瞬间让张蕊抓狂崩溃!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一个个的为什么?

  虽然在城市里面生活了六年多,但是他并没有认识多少人,她脑子里面第一个反应出来的就是找闺蜜去倾诉。

  甘露,也觉得这个事出反常啊。她决定不动声色观察裘伟锋。周末甘露约张蕊来家谈谈,结果有事回去晚了,又急急忙忙去商业广场给干儿子买个礼物。经过咖啡店,隔着窗玻璃,忽然看见张蕊和裘伟锋正在喝咖啡,而他们正在相互对望并没有看见她。甘露很吃惊。不是约好了在我家里跟我见面怎么在这里和自己老公喝咖啡,这是哪一出?!赶紧给张蕊打电话。电话通了。而玻璃窗里面那一男一女还是相互望着在优雅地喝咖啡。此时,女的一缕长发落下前来。裘伟锋很温柔的把那缕长发夹到女的耳朵后,甘露依稀记得这个是裘伟锋的招牌动作。

  此时电话里传来张蕊的喂喂声……

  裘伟锋和张蕊这两天处于冷战中。起因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张蕊按惯例去看裘伟锋的手机。发现手机已经设了密码。要知道一直以来张蕊都可以随意翻看裘伟锋的手机。六年!

  时间像流水一样飞逝。裘伟锋和张蕊结婚已经有五年了。

  张蕊来到市里也已经有六年了。

  甘露和张蕊来自外省,两个人大学毕业以后到市里来发展。虽然她俩去的是两个不同的公司,但不影响她们一起生活,两个人合租了套小二居、55平米,虽然小了一点,但是两个人住刚刚好,一人一个房间,客厅厨卫共用。下班以后两个人一起做吃的、相互打气闲聊各自的见闻、一起逛街,一起出去玩,处的像姐妹一样。

  租的这个房子啊,晚上七八点钟时,还经常是黑灯瞎火的,此时外面是万家灯火。

  甘露和张蕊两个人都出自农村,知道生活的不易,来城里打拼,很珍惜各自的工作,碰到有些公司里的老人推给她们做的活,即使知道不是她们份内的,也笑呵呵地乐意做。她们相互说:“做做就做做,又做不死”……这么一来,公司里的人夸小姑娘懂事、有前途。但是肯定也给她们自己增加了大量工作,别人五六点钟下班了,她们可能要拖到七八点钟甚至晚上九十点钟。时间一长,甘露身体有点吃不消,她不像一般的农村姑娘体健,从自小身体弱,在娘胎里的时候营养不良,现在没有家人那样仔细的照顾、又经常加班熬夜,作息时间不规律。平时仗着年轻没什么,偏偏那年冬天流感厉害,所以有一天上班时候晕倒了——被流感击倒了。

  甘露和裘伟锋一起到同一个公司。也就一起接受的入职培训、一起参加公司活动,总比别的同事走得更近一些。

  甘露那天正好在裘伟锋面前倒了下去。是裘伟锋自告奋勇把她送到了医院,挂了急诊、陪看了医生、付款以后又陪打了点滴,拿了药,之后裘伟锋又把她送回家去了。

  甘露这一次生病,倒是促使裘伟锋和张蕊认识并交往了!两个人电光火石之中一见钟情。这边甘露大跌眼镜,基于她的了解,她怎么也想不到,思维缜密有完美主义倾向的裘伟锋居然和大大咧咧,有点粗糙的张蕊各自满意,他们两个会一见钟情。说来也很奇怪。也许是缘分天定,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吧?也可能他们早已各自从甘露口中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可能早就对对方有一定的好奇和向往?总归那一晚,甘露请裘伟锋吃饭邀张蕊相陪的时候,临近春节,气氛很欢乐,在包厢内,在美酒佳肴中,双方印象非常好,甘露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

  春节放假期间。甘露和张蕊回了老家。把张蕊和裘伟锋思量的好苦。春节回来以后。

  他们火速的进入了恋爱阶段。工作忙,谈恋爱也没耽搁,周末双休,去近郊爬爬山玩玩水,有时候还约上甘露,甘露倒是不忍心做电灯泡。五一节,带上烟、酒、火龙果、枇杷、保健品、橄榄油这六样礼品,裘伟锋开车去张蕊老家,见了家长,张蕊的父母,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怎么见过世面,却天生的淳朴好客,这个准女婿面皮白净、笑眯眯的、戴一副眼镜、不胖不瘦、一米七五的个,话不多,看上去文质彬彬,这第一印象已经很好,准丈人倒还罢了,准丈母娘看准女婿越看越中意。吃饭的时候不住声的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来来来,吃”招呼,还不时的夹菜。裘伟锋很不习惯。倒是张蕊在那里阻止爹娘说不卫生。裘伟锋说,“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有机蔬菜、正宗土鸡蛋,正宗土鸡、土猪……我喜欢吃的。叔叔阿姨不用客气,我自己来”。五一之行很快结束,回城的时候张蕊家里杀了一口猪,弄干净猪毛,把肉放在泡沫箱里敷上冰。依依不舍地看着女儿上了车,一直挥手送到车影不见了。带回去的这个猪肉啊,张蕊送了领导十几斤,裘伟锋他们分了一些给亲友,剩余的放在冰箱里陆陆续续地吃,整整吃了几个月?那个味道好啊,很久以后还觉得回味无穷。

  转眼张蕊也带上礼物见了裘伟锋的父母。这准公婆看看这个准媳妇,五官齐整,人长的倒俏丽,倒是有点不声不响。外表算是过了关了,却也有个不满意的地方——她是外地人。然孩子自己中意在先,父母也就不便掺和。裘伟锋家的条件还行。有一套婚房早就给裘伟锋备着的!现在既然双方家长都见过了。也就该谈婚论嫁,转眼十月国庆节到了,双方家长一聚谈妥婚嫁事宜,房子也按他们的意愿装修。有钱好办事儿,只要有计划、出钱。找人装修是不成问题的。毕竟房子装修是大事,所以装修过程中,裘伟锋的父母,裘伟锋,张蕊他们每一个人都极其重视。只要一得空就去,随时都会去盯一盯装修实况。买材料啊、跟进度啊……虽很累,个个心里倒都快活。年轻的想想不久后结婚的甜蜜,年老的想想终于即将完成人生大事,所谓累并快乐着。所以不用半年房子装修也就按质量如期完成,进入晾晒阶段。

  第二年秋季,势必有一个豪华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之后他们去蜜月旅行。

  ~

  蜜里调油的日子。

  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甘露做了干妈。

  有了公公婆婆的帮忙,张蕊养儿子也没那么吃力,转眼儿子就上了幼儿园。

  小孩子随风而长!虽然还在幼儿园,但张蕊已经在考虑儿子读小学的事了。那天张蕊想在老公的同学群里面问问看各家孩子读小学的情况。谁知道手机设了密码了。

  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瞬间让张蕊抓狂崩溃!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一个个的为什么?

  虽然在城市里面生活了六年多,但是他并没有认识多少人,她脑子里面第一个反应出来的就是找闺蜜去倾诉。

  甘露,也觉得这个事出反常啊。她决定不动声色观察裘伟锋。周末甘露约张蕊来家谈谈,结果有事回去晚了,又急急忙忙去商业广场给干儿子买个礼物。经过咖啡店,隔着窗玻璃,忽然看见张蕊和裘伟锋正在喝咖啡,而他们正在相互对望并没有看见她。甘露很吃惊。不是约好了在我家里跟我见面怎么在这里和自己老公喝咖啡,这是哪一出?!赶紧给张蕊打电话。电话通了。而玻璃窗里面那一男一女还是相互望着在优雅地喝咖啡。此时,女的一缕长发落下前来。裘伟锋很温柔的把那缕长发夹到女的耳朵后,甘露依稀记得这个是裘伟锋的招牌动作。

  此时电话里传来张蕊的喂喂声……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