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扶桑传 第三章 靖人地牢

2019-08-11 点击:1108
?

眼前这位仙人,冠中华绝,看他如山绝色,如花倾城,如月神圣,如日光媚!

他是真的仙!

长鱼将阿云轻放地上,片刻温柔旋即泻落,诧异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量,不禁皱起了眉头,她头顶束发,状如丸子,睫毛微微上翘打着卷儿,眼睛带着黑色的线影,嘴唇橙橘色,衣裤窄口,紧实细致,剪裁得体,款式新颖,布料罕见,乃是世上稀有,他心里一番计较,却不表露于外,深沉幽静的眼底掠过一丝担忧,他启唇,碎玉一般的声音:“云儿,你没事吧?”

阿云从痴迷中回过神,有些茫然,云里雾里找不到天际,但又不想他就此走开,忙装成一副受伤的样子,撒娇道,“有,有事,我的脚不小心扭了一下,还有手也划伤了。”

长鱼只望了阿云一眼,便已识破玄机,不动声色地将手轻轻一划,一道柔和的白光拂过她纤细的手掌,温暖如春,伤口奇迹般地自动愈合,皮肤表面光滑如初,根本看不出受过伤的痕迹。

阿云大为惊讶,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这种神奇,她只觉得神仙果真无所不能,神通广大。

一阵风过,落叶簌簌而下,一片枯叶飞落在阿云的丸子头上,更增添了几分生动与顽皮。

长鱼抬手拂过阿云的脸,动作轻柔的好似春风,将落叶取下放于掌心,让它随风而去,目光又回到她的发式上,忍不住道,“云儿,师父寻了你三年,你到哪儿去了,师父不会再把你一个人丢下,跟师父回扶桑吧。”

阿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喃道,“扶桑?你是谁?我又是谁?……”

“看来你的旧疾未去,落下病根,连师父都不认识了,这也怪我没能看护好你,等回扶桑,定为你根治。”长鱼叹了口气,有些自责。

阿云仍旧云里雾里搞不清状态,她想起漫画书中的白泽神兽,倒与眼前这位仙人有几分相似,便问道,“你可是扶桑国的长鱼司空?”

长鱼轻轻一笑,眉头舒展了不少,“云儿,你怎会知道师父的头衔?”

“我,……”

“……”

阿云正想继续往下了解,穿红袍的靖人挥舞着棍子,站在比自己高的地方,他伸长脖子对着长鱼,好似仰视着一块璞玉,刻意捏着嗓子,柔声劝道,“你是何方人士,为何要袒护这贼人?她把我们魔王晚宴桌上的一道菜给放跑了,你若不想受此牵连,便赶紧离开!”

长鱼伸手裹出一团棉花云将这靖人置在其上,微微一笑劝道,“跑了便跑了,不过是一道菜,就放过他吧。”

红袍靖人的身体有些酥软,心口像被灌入一道酸甜的浆水,被这仙人的微笑给融化了,他再也无法开口说些什么难听的话,眸子像是看到一盏明灯,释放了全部的光芒,让那激动的情绪全然泯灭,愤怒之心土崩瓦解。

长鱼见他默认,轻轻放他下来,回报了一个暖心的微笑。

蓝袍靖人见红袍靖人软了下去,将他推作一边,指着阿云提高了嗓音喝道,“我家大人点明了非要吃那道横公鱼,若是没有,就把你给炖了!”

阿云冷哼一声,扬言道,“把我炖了?想的倒挺美!你这么个小人讲不讲道理,不就是一条大红鱼嘛,跑了再去抓呗!还有,我问你们,你们把我的大黑包弄到哪儿去了?快还给我!”

蓝袍靖人抵赖道,“谁见你大黑包了,是你把我们千辛万苦抓到的横公鱼放跑了,你得赔!我们在这里等了一年才遇到那么一条,真是可恶!”

“嘁,还美味儿呢!天下八珍里可没有什么横公鱼,你们把我的大黑包弄哪去了?还不快还给我!”阿云认得这蓝袍靖人,就是他砸坏了她的移动硬盘,是他让青衣靖人偷走黑包的。

蓝袍靖人自然也认得她,却不肯承认抢走黑包一事,“就算八珍里排不上横公鱼,但,但它是我们魔王点名晚宴要上的菜,非它不可,你放跑了就得赔!”

“你家魔王还真是刁钻,我要是不赔呢?假如你们把我的包还我,我还可以考虑考虑怎么赔。”阿云双手抱在胸前,做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不赔就把你抓起来炖了!”蓝袍靖人话音一落,其他靖人也跟着附和,声势如潮:

“炖了她!”

“炖了她!”

“炖了她!”

“……”

阿云听这浩瀚的声音有些心慌,便偷偷瞄了一眼长鱼,她不过是仗着仙人在此,岂容靖人撒野,这才大胆顶撞了靖人几句。

哪知长鱼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只问了她一句,“可愿随师父回扶桑?”

阿云随口答道,“我回扶桑做什么?他们抢了我的黑包,我得赶紧找回来。”

“若是找回东西后,你可愿跟师父回去?”长鱼皱起眉头,低声询问。

阿云坚决答道:“我还没玩够呢,不回!”

“云儿,你还是如此顽劣,看来还需要再历练一下,等你想通了再来找师父吧。”说完,长鱼便消失了。

阿云慌了神,左看右看不见长鱼的踪影,他竟真的把自己丢下扬长而去,这回没了靠山,那些靖人更加肆无忌惮,他们蜂拥而上,把阿云五花大绑抬了回去。

长长青石铺地的隧道,透着幽暗的光线,忙碌的靖人井然有序的在此来回穿梭。

隧道的另一头正是通往玉颜洞,那是人称青丘大魔王——寒冰逸的地宫。

沉沉的宫殿全部用青白两玉砌成,墙上雕梁画栋,镶上金银珠宝无比奢华。

一个披着锦裘的男人姿态慵懒地倚在白羽软榻上歇息,他身边跪着一个侍女捶腿捏脚,另一个侍女始终站在身后轻轻扇着羽扇,驱赶蚊虫。

一道纱帐相隔的八仙桌前一位女子气质优雅,身着白色拖地烟笼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蓝锦绣裹胸,袖口镶着金纹蝴蝶,裙摆一层清雾笼泄金纱,雪白的颈前静静躺着一只幻月金丝通灵宝玉,耳旁缀着一对逐月宝钻,泻着灼眼的华光,眉黛轻点,樱桃粉唇,纤细的手调出一捧幽香,置于麒麟炉中。

穿蓝袍的靖人见榻上之人小寐,不敢声张,恭敬地跪拜在女子身前。

“慕思,晚宴准备的怎样了?”春娘挑了一眼,轻声问道。

“回,回禀春娘,就差,差横公鱼了,都是被那丫头给放跑了……”慕思颤巍巍的答道。

“被哪个丫头放了?你们可知横公鱼是魔王点名要的菜,魔王款待贵客,没了横公鱼岂不是拂了面子,魔王若怪罪……”

春娘说到这里,慕思已被吓得不行,身体抖得像筛糠,连连求饶道,“春娘饶命……都是那丫头……”他突然想起抢来的大黑包里有一些没有见过的食材,灵机一动道,“春娘,那丫头说了,横公鱼算不得八珍……”

春娘眼睛一横,打断了他,“若横公鱼都算不得,什么可算得?”

“您尝尝这个。”慕思干脆把那个抢来的火腿拿出来献了上去,火腿早就被他撕开袋子吃去了一半,另一半用荷叶包着,放在八仙桌上。

春娘拿起看了半天,品了品味道,的确是她没有吃过的山珍,脸色一怒道,“从哪来的?如实交代!”

“是那丫头的,她还带了许多好吃的,不不不,是她会做许多山珍,不如把那道鱼换掉,让这丫头做一道特别的菜……”慕思颤巍巍地提议。

春娘冷笑道,“若那丫头做不出呢?”

“把她炖了,给魔王和春娘大补。”

春娘哼笑一下,用手指点了一下慕思的头,满意地,“快去办吧。”

低矮丑陋的地牢像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光线昏暗,尘土气极重,伴随着潮湿和阴冷,与外面四季如春的青丘截然相反。

阿云的手脚被牢牢束缚在粗糙的石柱上,她的身高正好与地牢持平,若是过门洞,恐怕还要躬一躬身体,这里的空气令她窒息,若不是嘴巴被东西堵住,早就想破口大骂了。

吱呀——

她听见外面厚重铁门发出的沉闷声响,立即竖起耳朵倾听。

声音虽然微小,但断断续续传来,“……要煮了她吗……”

“……好像咱们大人有变……”

“看好她,千万别让她跑了……”

“……”

门“吱呀”一声又被重重关上,大约是外面看守的靖人换班,阿云从他们的谈话中没得出什么结论,却意外看见了黑暗的墙角躲着一只小狐獴冲她招手,她欣喜万分却不敢声张。

这只狐獴正是天蓝,它跳到阿云肩头,把她口中的布条拿下,小声说道,“我们来救你出去。”

“怎么是你?我们不是分别了吗?”阿云不可思议的压低声音问道。

天蓝一边用牙齿咬着束缚在阿云胳膊上的绳子,一边趁喘气的机会答道,“我们全来了,我们蓝梦家族最在意朋友,舍弃朋友不是我们的做法,海蓝他们在外面接应,我们出去后再说。”

阿云点了点头,忽然意识到她在靖人国也算是个巨人了,无论怎么出去都会被发现,她又想说些什么,被天蓝堵住话头:“我们从外面挖了两条地洞,另外一个洞口在灶房,冰蓝和深蓝去找你的黑包了。”天蓝小声说着,绳子已被咬断一半。

阿云听了这话,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胳膊上的绳子断裂后,她用手解开捆麻的双脚,稍微活动了一下,又听见外面笨重铁门“吱呀”响的声音。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