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篱落疏疏月又西195心生希望

2019-08-04 点击:1453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靠着办公室的窗口,看被春风吻得很圆的月亮,星星已然盛妆,春天在不远处安排着一春之花事。鲜花,绿叶葳蕤似乎就在明天。他无法对人诉说心底的愉悦,拨通了黄岚的电话:“我们后天去做婚纱吧!”

  “好啊!”黄岚孩子似的,不掩饰自己的快乐。

  苏子卿的心底又莫名失落,若电话那头的人是姜寒云?这个想法让他迅速地挂了电话,他为自己不能选择的婚姻而忧伤。

  第二天苏子卿安排好了公司里的大小事情,他既已约好了黄岚,绝对会带黄岚去见寒云。但他又怀疑自己的真实动机,真的是让黄岚去做婚纱?他不愿多想。

  苏子卿刚准备出办公室,叶媚走进了他办公室。她的眼睛里全是犹疑与哀伤:“苏董,整件事情都是你在安排吧?如今你为什么阻挠我?”

  “叶媚,我现在可以不管你,你知道自己在怎样的险境中吗?你手中已经有了夏沫杀害叶好的证据,前天还有姚晓利和其他几个同学亲眼目睹夏沫故意伤害你。你只需等待合适的时机……我不想让你当第二个叶好。”苏子卿没有否认。他知道,自己让小孙接叶媚回总公司,叶媚自然会想到是自己在暗中安排。

  叶媚也不想再深究下去,她情愿相信自己喜欢的男人是为了帮自己。她愣愣地看着苏子卿下楼,走向公司前台。苏子卿的未婚妻黄岚在前台等他。她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为自己的爱而不得。

  苏子卿走到公司前台,只是冲黄岚摇了摇手。他走在前面,黄岚小跑着跟在他身后。他自己上了车。

  黄岚跑到车旁,几乎是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苏子卿嫌恶地瞥了一眼黄岚:“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听苏子卿这样一说,黄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照着化妆镜,很认真地补着妆:“子卿,你师傅多大年纪?四五十岁?你说她是搞化工的?怎么还会设计衣服?”

  “她只有二十四岁。”苏子卿瞥了一眼黄岚:“她从来不涂脂抹粉,但很漂亮,像山水画。”

  黄岚诧异地看着苏子卿:“我第一次见你如此真诚地夸赞一个女人漂亮?你喜欢她?”

  苏子卿看了一眼黄岚:“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师傅未婚!”他此时无比急切地想赶到西安,他的心告诉自己,你在想寒云。

  苏子卿和黄岚到文艺路时已是十点钟,天上下起了细雨:“到了,你先下车。”

  黄岚习惯了苏子卿的不冷不热。她知道苏子卿的“美名”,他结识的女子太多。她有时候都怀疑,苏子卿能否记住他历任女朋友的名字?

  苏子卿停好了车,走到黄岚身边:“发什么呆?进去吧!跟我师傅说话斯文点,我师傅虽然没有上大学,但她读书很多。”

  苏子卿走到寒云店门口,寒云店前围着一群人。店里坐着一个描眉画眼的老太太。这老太太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老太太拍着桌子:“你说这件衣服做成这样,怎么办?我当时还说了,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西安的……”

  “阿姨,您喝水,您先消消气。”姜寒云从里面房间走出来,她双手捧着茶杯。

  “你告诉我,这衣服是给我做的吗?你到底会不会给人裁剪衣服?你给门口挂那么一个牌子就是欺诈!”老太太得理不饶人。

  “阿姨,这件事的确不该发生,这都是我的错,我会尽量弥补您的损失。”姜寒云给老太太说着好话。

  “怎么弥补?你能在西安给我找到这么好的布料吗?即使你找到了,和我儿子给我的布料意义相同吗?就你这手艺我还敢让你做衣服吗?”这老太太没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慈柔。

  “阿姨,我真的很抱歉,因为这件事情惹您这么生气。只要您可以消气,您想怎么解决都行!”姜寒云在心底怪自己,那天她觉得叶媚给老太太量的尺寸有问题……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

  老太太听姜寒云这么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我怎么能不生气?我这个人向来与人为善的!小姑娘做一行得爱一行,你才能做得长远。你这样马马虎虎的怎么行?“她说完拿起桌上的衣服:“我看你做的衣服,做工这么精细,这么好的布料……”

  “阿姨,您上次让我做的这款衣服,大街上穿这个样式的人不少。您气质这么好,该穿和别人不同的衣服。我为您重新设计款式。布料,裁剪都是我的,绝对不收您一分钱!”姜寒云心里极为愧疚。

  老太太长长地出了口气,对着门口的人喊:“都看什么看?”她注视着寒云:“丫头,你这是小本生意,挣的是辛苦钱。你那样做会赔本的。我有退休工资的,这衣服我穿不上可以送给我妹妹!但我不会讹你的工费。”

  “阿姨,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我这样做只是弥补我的错误,所以就按我说的吧!”姜寒云的态度很诚恳。

  老太太淡淡地笑了笑:“也好,我姓陈,以后你叫我陈阿姨。”

  姜寒云认真地给老太太量了尺寸,她单独记录了下来:“陈阿姨,您三天后过来取衣服!”

  陈阿姨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站了起来:“好。”她对寒云的处理方法很满意。

  苏子卿看陈阿姨走出去后才拽着黄岚走了进来:“师傅!”他握着黄岚的手。

  姜寒云看着黄岚微微地笑了一下:“过来了,快坐。不好意思,怠慢你们了!”她忙给他们让座,又倒了茶水,分别递给他们:“我把设计好的图样给你看看,你挑一款自己喜欢的。”她对黄岚说。她走进里间取图纸,心里突然无比想念乔远寒。这街上双双对对,唯独没有她和远寒。她如今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心里愈发难受。

  姜寒云走了出来把图纸递给黄岚。黄岚接图纸时,她的目光就停在寒云脸上。姜寒云果然是少见的那种漂亮女子,她不施粉黛,面色如三月的桃花;她不抹唇彩,唇色饱满如春花。

  黄岚的手伸在半空却未接,寒云手里的图样。她看着寒云出神。

  姜寒云有些尴尬,她看了眼苏子卿。

  苏子卿撞了一下黄岚:“想什么呢?”

  黄岚的脸红了:“师傅,不好意思,我……”她接过了寒云手里的图纸。

  “子卿,你现在很忙吗?”姜寒云想问苏子卿,自己拜托他找乔远寒的事情。

  “我还好。”苏子卿不敢看寒云的眼睛:“最近是有些忙。师傅,你给我的礼服设计好了吗?”

  “好了,在这些图纸里面。”姜寒云叹息,她的叹息悠长:“我如今都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我不知道,他是否平安顺意?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上班还是……”

  苏子卿望着寒云忧伤的模样,深深地心疼。他不舍得看寒云难过。其实他前天见范美娟时,完全可以打听乔远寒的消息,但他没有。他终究是有着私心的,他看着此时的寒云,终不忍心:“师傅,我倒是见过乔远寒的母亲。她和我当时发生争吵了,所以……”

  “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她应该知道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她的心底又有了希望。不管范美娟如何不喜欢自己,为了找到乔远寒,她定要去找范美娟。

  苏子卿把范美娟的地址写给了寒云。他的心底深深的忧伤,他知道,在寒云的心里,乔远寒是无可取代!

  姜寒云接过了苏子卿写给自己的纸条。她紧紧地攥着这张纸条,仿佛乔远寒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8

  2019.08.01 21:30*

  字数 2571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靠着办公室的窗口,看被春风吻得很圆的月亮,星星已然盛妆,春天在不远处安排着一春之花事。鲜花,绿叶葳蕤似乎就在明天。他无法对人诉说心底的愉悦,拨通了黄岚的电话:“我们后天去做婚纱吧!”

  “好啊!”黄岚孩子似的,不掩饰自己的快乐。

  苏子卿的心底又莫名失落,若电话那头的人是姜寒云?这个想法让他迅速地挂了电话,他为自己不能选择的婚姻而忧伤。

  第二天苏子卿安排好了公司里的大小事情,他既已约好了黄岚,绝对会带黄岚去见寒云。但他又怀疑自己的真实动机,真的是让黄岚去做婚纱?他不愿多想。

  苏子卿刚准备出办公室,叶媚走进了他办公室。她的眼睛里全是犹疑与哀伤:“苏董,整件事情都是你在安排吧?如今你为什么阻挠我?”

  “叶媚,我现在可以不管你,你知道自己在怎样的险境中吗?你手中已经有了夏沫杀害叶好的证据,前天还有姚晓利和其他几个同学亲眼目睹夏沫故意伤害你。你只需等待合适的时机……我不想让你当第二个叶好。”苏子卿没有否认。他知道,自己让小孙接叶媚回总公司,叶媚自然会想到是自己在暗中安排。

  叶媚也不想再深究下去,她情愿相信自己喜欢的男人是为了帮自己。她愣愣地看着苏子卿下楼,走向公司前台。苏子卿的未婚妻黄岚在前台等他。她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为自己的爱而不得。

  苏子卿走到公司前台,只是冲黄岚摇了摇手。他走在前面,黄岚小跑着跟在他身后。他自己上了车。

  黄岚跑到车旁,几乎是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苏子卿嫌恶地瞥了一眼黄岚:“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听苏子卿这样一说,黄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照着化妆镜,很认真地补着妆:“子卿,你师傅多大年纪?四五十岁?你说她是搞化工的?怎么还会设计衣服?”

  “她只有二十四岁。”苏子卿瞥了一眼黄岚:“她从来不涂脂抹粉,但很漂亮,像山水画。”

  黄岚诧异地看着苏子卿:“我第一次见你如此真诚地夸赞一个女人漂亮?你喜欢她?”

  苏子卿看了一眼黄岚:“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师傅未婚!”他此时无比急切地想赶到西安,他的心告诉自己,你在想寒云。

  苏子卿和黄岚到文艺路时已是十点钟,天上下起了细雨:“到了,你先下车。”

  黄岚习惯了苏子卿的不冷不热。她知道苏子卿的“美名”,他结识的女子太多。她有时候都怀疑,苏子卿能否记住他历任女朋友的名字?

  苏子卿停好了车,走到黄岚身边:“发什么呆?进去吧!跟我师傅说话斯文点,我师傅虽然没有上大学,但她读书很多。”

  苏子卿走到寒云店门口,寒云店前围着一群人。店里坐着一个描眉画眼的老太太。这老太太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老太太拍着桌子:“你说这件衣服做成这样,怎么办?我当时还说了,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西安的……”

  “阿姨,您喝水,您先消消气。”姜寒云从里面房间走出来,她双手捧着茶杯。

  “你告诉我,这衣服是给我做的吗?你到底会不会给人裁剪衣服?你给门口挂那么一个牌子就是欺诈!”老太太得理不饶人。

  “阿姨,这件事的确不该发生,这都是我的错,我会尽量弥补您的损失。”姜寒云给老太太说着好话。

  “怎么弥补?你能在西安给我找到这么好的布料吗?即使你找到了,和我儿子给我的布料意义相同吗?就你这手艺我还敢让你做衣服吗?”这老太太没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慈柔。

  “阿姨,我真的很抱歉,因为这件事情惹您这么生气。只要您可以消气,您想怎么解决都行!”姜寒云在心底怪自己,那天她觉得叶媚给老太太量的尺寸有问题……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

  老太太听姜寒云这么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我怎么能不生气?我这个人向来与人为善的!小姑娘做一行得爱一行,你才能做得长远。你这样马马虎虎的怎么行?“她说完拿起桌上的衣服:“我看你做的衣服,做工这么精细,这么好的布料……”

  “阿姨,您上次让我做的这款衣服,大街上穿这个样式的人不少。您气质这么好,该穿和别人不同的衣服。我为您重新设计款式。布料,裁剪都是我的,绝对不收您一分钱!”姜寒云心里极为愧疚。

  老太太长长地出了口气,对着门口的人喊:“都看什么看?”她注视着寒云:“丫头,你这是小本生意,挣的是辛苦钱。你那样做会赔本的。我有退休工资的,这衣服我穿不上可以送给我妹妹!但我不会讹你的工费。”

  “阿姨,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我这样做只是弥补我的错误,所以就按我说的吧!”姜寒云的态度很诚恳。

  老太太淡淡地笑了笑:“也好,我姓陈,以后你叫我陈阿姨。”

  姜寒云认真地给老太太量了尺寸,她单独记录了下来:“陈阿姨,您三天后过来取衣服!”

  陈阿姨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站了起来:“好。”她对寒云的处理方法很满意。

  苏子卿看陈阿姨走出去后才拽着黄岚走了进来:“师傅!”他握着黄岚的手。

  姜寒云看着黄岚微微地笑了一下:“过来了,快坐。不好意思,怠慢你们了!”她忙给他们让座,又倒了茶水,分别递给他们:“我把设计好的图样给你看看,你挑一款自己喜欢的。”她对黄岚说。她走进里间取图纸,心里突然无比想念乔远寒。这街上双双对对,唯独没有她和远寒。她如今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心里愈发难受。

  姜寒云走了出来把图纸递给黄岚。黄岚接图纸时,她的目光就停在寒云脸上。姜寒云果然是少见的那种漂亮女子,她不施粉黛,面色如三月的桃花;她不抹唇彩,唇色饱满如春花。

  黄岚的手伸在半空却未接,寒云手里的图样。她看着寒云出神。

  姜寒云有些尴尬,她看了眼苏子卿。

  苏子卿撞了一下黄岚:“想什么呢?”

  黄岚的脸红了:“师傅,不好意思,我……”她接过了寒云手里的图纸。

  “子卿,你现在很忙吗?”姜寒云想问苏子卿,自己拜托他找乔远寒的事情。

  “我还好。”苏子卿不敢看寒云的眼睛:“最近是有些忙。师傅,你给我的礼服设计好了吗?”

  “好了,在这些图纸里面。”姜寒云叹息,她的叹息悠长:“我如今都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我不知道,他是否平安顺意?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上班还是……”

  苏子卿望着寒云忧伤的模样,深深地心疼。他不舍得看寒云难过。其实他前天见范美娟时,完全可以打听乔远寒的消息,但他没有。他终究是有着私心的,他看着此时的寒云,终不忍心:“师傅,我倒是见过乔远寒的母亲。她和我当时发生争吵了,所以……”

  “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她应该知道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她的心底又有了希望。不管范美娟如何不喜欢自己,为了找到乔远寒,她定要去找范美娟。

  苏子卿把范美娟的地址写给了寒云。他的心底深深的忧伤,他知道,在寒云的心里,乔远寒是无可取代!

  姜寒云接过了苏子卿写给自己的纸条。她紧紧地攥着这张纸条,仿佛乔远寒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靠着办公室的窗口,看被春风吻得很圆的月亮,星星已然盛妆,春天在不远处安排着一春之花事。鲜花,绿叶葳蕤似乎就在明天。他无法对人诉说心底的愉悦,拨通了黄岚的电话:“我们后天去做婚纱吧!”

  “好啊!”黄岚孩子似的,不掩饰自己的快乐。

  苏子卿的心底又莫名失落,若电话那头的人是姜寒云?这个想法让他迅速地挂了电话,他为自己不能选择的婚姻而忧伤。

  第二天苏子卿安排好了公司里的大小事情,他既已约好了黄岚,绝对会带黄岚去见寒云。但他又怀疑自己的真实动机,真的是让黄岚去做婚纱?他不愿多想。

  苏子卿刚准备出办公室,叶媚走进了他办公室。她的眼睛里全是犹疑与哀伤:“苏董,整件事情都是你在安排吧?如今你为什么阻挠我?”

  “叶媚,我现在可以不管你,你知道自己在怎样的险境中吗?你手中已经有了夏沫杀害叶好的证据,前天还有姚晓利和其他几个同学亲眼目睹夏沫故意伤害你。你只需等待合适的时机……我不想让你当第二个叶好。”苏子卿没有否认。他知道,自己让小孙接叶媚回总公司,叶媚自然会想到是自己在暗中安排。

  叶媚也不想再深究下去,她情愿相信自己喜欢的男人是为了帮自己。她愣愣地看着苏子卿下楼,走向公司前台。苏子卿的未婚妻黄岚在前台等他。她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为自己的爱而不得。

  苏子卿走到公司前台,只是冲黄岚摇了摇手。他走在前面,黄岚小跑着跟在他身后。他自己上了车。

  黄岚跑到车旁,几乎是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苏子卿嫌恶地瞥了一眼黄岚:“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听苏子卿这样一说,黄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照着化妆镜,很认真地补着妆:“子卿,你师傅多大年纪?四五十岁?你说她是搞化工的?怎么还会设计衣服?”

  “她只有二十四岁。”苏子卿瞥了一眼黄岚:“她从来不涂脂抹粉,但很漂亮,像山水画。”

  黄岚诧异地看着苏子卿:“我第一次见你如此真诚地夸赞一个女人漂亮?你喜欢她?”

  苏子卿看了一眼黄岚:“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师傅未婚!”他此时无比急切地想赶到西安,他的心告诉自己,你在想寒云。

  苏子卿和黄岚到文艺路时已是十点钟,天上下起了细雨:“到了,你先下车。”

  黄岚习惯了苏子卿的不冷不热。她知道苏子卿的“美名”,他结识的女子太多。她有时候都怀疑,苏子卿能否记住他历任女朋友的名字?

  苏子卿停好了车,走到黄岚身边:“发什么呆?进去吧!跟我师傅说话斯文点,我师傅虽然没有上大学,但她读书很多。”

  苏子卿走到寒云店门口,寒云店前围着一群人。店里坐着一个描眉画眼的老太太。这老太太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老太太拍着桌子:“你说这件衣服做成这样,怎么办?我当时还说了,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西安的……”

  “阿姨,您喝水,您先消消气。”姜寒云从里面房间走出来,她双手捧着茶杯。

  “你告诉我,这衣服是给我做的吗?你到底会不会给人裁剪衣服?你给门口挂那么一个牌子就是欺诈!”老太太得理不饶人。

  “阿姨,这件事的确不该发生,这都是我的错,我会尽量弥补您的损失。”姜寒云给老太太说着好话。

  “怎么弥补?你能在西安给我找到这么好的布料吗?即使你找到了,和我儿子给我的布料意义相同吗?就你这手艺我还敢让你做衣服吗?”这老太太没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慈柔。

  “阿姨,我真的很抱歉,因为这件事情惹您这么生气。只要您可以消气,您想怎么解决都行!”姜寒云在心底怪自己,那天她觉得叶媚给老太太量的尺寸有问题……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

  老太太听姜寒云这么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我怎么能不生气?我这个人向来与人为善的!小姑娘做一行得爱一行,你才能做得长远。你这样马马虎虎的怎么行?“她说完拿起桌上的衣服:“我看你做的衣服,做工这么精细,这么好的布料……”

  “阿姨,您上次让我做的这款衣服,大街上穿这个样式的人不少。您气质这么好,该穿和别人不同的衣服。我为您重新设计款式。布料,裁剪都是我的,绝对不收您一分钱!”姜寒云心里极为愧疚。

  老太太长长地出了口气,对着门口的人喊:“都看什么看?”她注视着寒云:“丫头,你这是小本生意,挣的是辛苦钱。你那样做会赔本的。我有退休工资的,这衣服我穿不上可以送给我妹妹!但我不会讹你的工费。”

  “阿姨,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我这样做只是弥补我的错误,所以就按我说的吧!”姜寒云的态度很诚恳。

  老太太淡淡地笑了笑:“也好,我姓陈,以后你叫我陈阿姨。”

  姜寒云认真地给老太太量了尺寸,她单独记录了下来:“陈阿姨,您三天后过来取衣服!”

  陈阿姨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站了起来:“好。”她对寒云的处理方法很满意。

  苏子卿看陈阿姨走出去后才拽着黄岚走了进来:“师傅!”他握着黄岚的手。

  姜寒云看着黄岚微微地笑了一下:“过来了,快坐。不好意思,怠慢你们了!”她忙给他们让座,又倒了茶水,分别递给他们:“我把设计好的图样给你看看,你挑一款自己喜欢的。”她对黄岚说。她走进里间取图纸,心里突然无比想念乔远寒。这街上双双对对,唯独没有她和远寒。她如今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心里愈发难受。

  姜寒云走了出来把图纸递给黄岚。黄岚接图纸时,她的目光就停在寒云脸上。姜寒云果然是少见的那种漂亮女子,她不施粉黛,面色如三月的桃花;她不抹唇彩,唇色饱满如春花。

  黄岚的手伸在半空却未接,寒云手里的图样。她看着寒云出神。

  姜寒云有些尴尬,她看了眼苏子卿。

  苏子卿撞了一下黄岚:“想什么呢?”

  黄岚的脸红了:“师傅,不好意思,我……”她接过了寒云手里的图纸。

  “子卿,你现在很忙吗?”姜寒云想问苏子卿,自己拜托他找乔远寒的事情。

  “我还好。”苏子卿不敢看寒云的眼睛:“最近是有些忙。师傅,你给我的礼服设计好了吗?”

  “好了,在这些图纸里面。”姜寒云叹息,她的叹息悠长:“我如今都不知道去哪里找远寒?我不知道,他是否平安顺意?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上班还是……”

  苏子卿望着寒云忧伤的模样,深深地心疼。他不舍得看寒云难过。其实他前天见范美娟时,完全可以打听乔远寒的消息,但他没有。他终究是有着私心的,他看着此时的寒云,终不忍心:“师傅,我倒是见过乔远寒的母亲。她和我当时发生争吵了,所以……”

  “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她应该知道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她的心底又有了希望。不管范美娟如何不喜欢自己,为了找到乔远寒,她定要去找范美娟。

  苏子卿把范美娟的地址写给了寒云。他的心底深深的忧伤,他知道,在寒云的心里,乔远寒是无可取代!

  姜寒云接过了苏子卿写给自己的纸条。她紧紧地攥着这张纸条,仿佛乔远寒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