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国防控“地方债风险”底气十足

2019-11-29 点击:1225

相对合理的规模和严格的借贷程序

中国有信心防控“地方债务风险”

在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地方政府债务一直是风险因素相对较多、关注度较高的一部分。 11月4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了地方政府债务现状。 该官员表示,经全国人大批准,2016年中央政府债务限额将上调1.4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上调1.18万亿元。 随着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地方财政收入的增加,债务比率预计到2016年底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增长,地方债务规模相对合理,借款人资产存量巨大,政府在防范和控制风险方面有很多牌要打。所有这些因素将使中国对防范和控制地方债务风险充满信心。

债务水平低于国际

只有当一艘船的经度和纬度同时清晰时,它在地球上的位置才能准确定位 同样,判断一个国家某类债务的风险状况不能脱离纵向和横向的综合比较。

那么,中国的地方债务状况如何?据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规定,除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外,地方政府及其下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债。 目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的范围是指依法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以及经清算筛选确定的2014年底以非政府债券形式发行的政府债务存量。 同时,地方国有企业(包括融资平台公司)借入的债务依法不是政府债务;地方政府作为投资者,在投资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

就债务规模而言,截至2015年底,中国地方政府负债16万亿元,负债率(债务余额/综合金融能力)低于国际公认的预警标准。 事实上,如果我们将10.66万亿元的中央政府债务纳入预算管理,并结合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国内生产总值)为38.9%,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明显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丛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严格意义上的地方债务也称为显性债务,这部分债务没有风险。 然而,从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的“隐性债务”来看,它本质上是企业债务。这些债务现在有一套以市场为导向的规则来处理,客观地说,风险是可控的。

“一方面,中国的地方债务资金只能用于公共资本支出,而不能像一些国家那样用于消费和其他经常性支出。另一方面,在衡量地方债务风险时,我们不仅要看债务本身,还要看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拥有的大量资产。 这些资产对地方政府按期偿还债务有很强的担保能力,其中许多资产的实现只是周转时间的问题。 因此,没有必要太担心中国的地方债务。 “丛屹分析

有许多切实可行的措施来解决风险。

尽管从显性债务或隐性债务的角度来看,地方债务风险目前已得到全面控制,但中国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措施并未停止。 相关政府部门仍在积极构建规范的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机制,完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控体系,有效防范金融风险

以财政部为例,财政部一再采取切实措施来规范地方政府债务。 具体包括七个方面:一是从顶层设计层面推进预算法修订,构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法律体系框架;二是建立配额管理机制,依法设定地方政府债务“上限”。第三,所有政府债务都纳入预算管理。第四,开展风险评估和预警;五是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替代现有债务;六是研究制定应急预案。七是制止担保融资的违法行为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白重恩认为,相关部门允许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替代现有债务,可以用单一的标准政府债券逐步替代原有的多种政府债务,从而大大降低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Xi分行行长白鹤祥此前也写道,在发行地方债券方面,金融部门注重科学确定债券发行规模,准确编制债务收支预算。中央银行的权限应集中于金融职能,组织债券发行,加强对发行规模、信用评级、资本核算和使用的监管,为NPC监管提供有价值的决策参考。

”相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基本把握了“收入现金流”与“偿债需求”的核心关系,有助于避免地方政府过度借贷以实现临时经济增长或金融资金,从而将地方债务风险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丛屹说,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时期。有些地方既需要增加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又需要提前偿还债务。因此,遭遇短期财政收支压力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及时全面的风险防范措施显然有利于这些地方的平稳过渡。

注重预算的服务转型

业内人士指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是世界性难题,我国地方债风险管控同样任重道远。在转型时期,精打细算地利用好举债获得的资金,着力呵护创业创新,培育新经济增长点,便是促使地方债与经济实现良性循环的重要保障。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与债券研究团队首席分析师黄文涛,以重庆的数据为例佐证了上述观点。2012年,重庆债务率达到92.8%,居于当年度全国第二。随后的几年中,重庆GDP持续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地方债务规模也呈现逐渐下降趋势。

“对地方政府而言,实现债务与经济的良性循环关键在于把握两点:一个是从根本上提高经济的创新能力,厚植税收基础;另一个是用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这一新出口,最大限度借助社会资本的力量改善公共服务供给,进而助力地方债实现‘存量可控、结构优化’。”丛屹表示,目前包括江浙等很多地方在内,都已经出现不少良性循环的案例,未来全国的地方债前景亦不会悲观。

在地方债问题上,“中国经济向好趋势”以及“政府调控底牌”也成为不少海外专家关注的焦点。查尔斯斯坦利证券公司首席全球战略师约翰雷德伍德表示,外界担忧中国利用贷款所进行的投资过多,但中国在这方面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因为涉及的更多是国有机构之间“自己欠自己”式的国内债务。未来,随着生意好转或是现金流增加,某些潜在的坏账就可以变成良性负债。此外,中国政府在应对债务负担方面也还没有亮出大多数底牌。(记者 王俊岭)

sbf999胜博发登陆 版权所有© www.xxxfzd.com 技术支持:sbf999胜博发登陆 | 网站地图